@米樺

(=´∀`)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深深坠入农药坑一去不复返#
欢迎私讯或留言呀( ;´Д`)

【信白】吾妻来归(01)

*龙族少主信x狐族太子白


*又是破镜重圆paro,纯糖,第一章单独当糖看待没有问题的(


*反正是短篇,谁都不能组止我开坑(什么时候填再说吧 咕咕咕)


*不过会赶在今天写出第一章是为了 @麻见夫人_ 我最爱的太太柚子生日快乐!!!我永远记得看se7en时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管过了多久都有一种“啊,他们就在我面前”的那种感受!谢谢太太来到信白圈!






  窗外的雨从三天前就下个没完,穿透窗户打在耳膜上,偶尔来一次还可以让人诗兴大发,日子一多却令人烦躁。韩信其实不喜欢这场雨,但自从接到下属通报后他已经站在窗前看雨好一段时间了。


  意料中的敲门声。两位下属等到韩信应声允诺就拉开门、将不省人事的紫色长发男子带进来。


  “陛下,这个⋯⋯”


  韩信轻轻吁了一口气。“把他给我吧。”


  “是。”


  捞过人的后膝横抱入怀里的时候,他总觉得怀里的人明明吸了雨水重量还是少了。


  待属下离开后,房间再度归于淅沥雨声与霹雳啪啦炉火燃烧声的天下。红光在那人几近苍白的侧脸起舞,也在韩信的眼底跃动。


  他又吁了一口气。




  韩信和李白曾经在一起过,甜甜蜜蜜天下皆知。


  但是他们分手了,两年前,还是李白提的。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那个突如其来的下午,和往常一样牵手散步的时候,李白呐呐丢下这句话就回身跑了。那是韩信第一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看见他那么狼狈的模样。


  没有理由,或者说李白不肯给理由,韩信那段期间不管怎么问就是得不到李白的回覆。后来两人只有一次接触,除了偶尔听见对方“龙族少主”、“狐族太子”的事儿。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眨眼就过,偏偏偶尔想起对方,时间就像结冻的河水,流都流不动。






  李白醒来后好一段时间才发现哪里不对劲。


  正确来说,没一件事是对劲的。


  他人在不属于他的卧室、躺在不属于他的床上、穿着不属于他的衣服、旁边躺着⋯⋯韩信!


  幸好他不需要独自惊慌困惑,因为躺在他面前的人醒来了。丝毫不意外,懒洋洋瞥了他一眼还伸了懒腰。


  “早啊。”


  李白没有回应他的问好,只弹起身质问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的衣服呢?”


  “从里到外都湿了,连亵裤也是,当然全要换掉。”


  “⋯⋯谁换的?”


  “当然是我,你觉得我会让别人帮你换?”


  “你、你你⋯⋯!”


  李白瞪大紫眸,眼巴巴看着面前的人。韩信的白发披散在床铺上,锁骨前的衣扣没有扣好,此刻正微眯双眼和他对视,慵懒而从容,从容而性感。


  “我什么?”


  还有五步。


  韩信火速起身、转过身子,趁人猝不及防左手握住他两个手腕绕到背后,右手召出玉製的手铐,将李白锁在床头。


  “比起这个,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他凑近他的脸,呼吸近在两指之间,暧昧地让人心跳加速。“为什么你会在下雨的深夜里来找我?”


  “叩叩。”门被打开时刺眼的光线也溜进来,李白忽然有种捉奸在床的错觉。“陛下,御膳房刚刚准备好的补药。”


  “给我吧,辛苦了。”韩信接过那碗东西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帮我调查一下。”


  “狐族太子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


  这句话他是看着李白说的。


  “是。”


  韩信知道他是不可能说的。李白自己也没有说出来的打算,这理由连他自己都觉得矫情,何况两年前分手是他提的呢?他们都没有说话,他只听见韩信拿汤匙搅动补药时敲击到瓷碗的声音和衣料下好似旧情复燃的隆隆作响。


  “张嘴,吃药。”


  他离他很近,手中舀着药的汤匙就放在李白嘴边,双眼直勾勾盯着他瞧。


  “我、我自己来⋯⋯”


  “我说,张嘴。”韩信的语气很强硬,没有上扬的嘴角让他此刻看起来更有龙族的霸道。李白不甘心乖乖屈服于人,微抬下颚道:“我要自己吃,你放了我。”


  他竟然听见他发出近似笑声的单音节。“狐狸,这是你自找的。”


  说时迟那时快,李白尚未反应过来,只看着韩信将那杓药放入口中,就紧紧贴上他的唇渡药给他。李白下意识挣扎,换来对方扣住他的脑袋、舌尖在口腔里缠绵推进以确保补药进了李白的口中。一滴黑色液体沿着嘴角流下,好一会韩信离开他后毫不犹豫地替他舔掉。


  喂完这口药韩信没有喂下一口,而是稍挪一步打量着李白:“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你脸红什么?” 


  他不自觉移开目光,真正静下来后李白才发现自己的脸正在发烫。他一面在心底唾弃自己,两年都过去了,怎么在他面前动不动就羞的毛病改不掉?


  “喂药就好好喂,乱亲什么?”双手被缚在后,在他赤裸裸的目光前感觉澈底无处可逭了。李白低着头又补了一句:“⋯⋯早就分了。”


  韩信脸上丝毫不见不悦,他反而玩味地笑道:“既然分了,你为什么要在雨夜里跑来找我?”


  他这才猛然抬起头,急忙辩解:“我、我昨天喝醉了,神智不清的,不算!”


  “喝醉了更好,”在韩信喝下下一口药朝他吻过来之前,他是这么说的:“这代表你的潜意识里有我。”


  不晓得是罪恶感作祟或是自己心底对他的依恋不减反增,接下来每一次韩信喂他药李白都只是意思意思地缩了一下。韩信的花招很多,有时候明明李白已经乖乖把药喝下去了,还要刻意吸吮一下樱唇,几次下来,他本因着凉而有些发白的唇泛着不均匀的红润和水露,还开始发麻。


  至于补药,他从热得冒烟喝到它都凉了。


  这一次重逢实在太微妙,从头到尾――无论是他主动来找韩信,或是韩信对他的态度,一切都出乎预料⋯⋯


  “最后一口了,张嘴。”


  李白没有多想,顺着话微微启唇,然而感受到温热时探入口中的不是意料中的东西,而是⋯⋯


  “唔、唔唔!”他压根没料到韩信早就偷偷把药吞下去,这一次是纯粹的唇舌纠缠。激烈的反抗让他很快就没了气,大脑自动升起求生的欲望,迫使李白也回吮韩信的薄唇。除了苦味,他尝到很熟悉的他的味道。


  韩信终于放过他,替他拿开枷锁后端着碗出房间之前不要脸地丢下一句:“谢谢太子陛下招待啊。” 


  “招你大头,滚!”


  

Tbc






  


   


  


  






 

睿智

粟米-抱图看置顶:

挂一个人,直到她道歉撤置顶,这个人10.6号被信白太太抓出来描图【p2】,虽然自己标注的是【临摹】,在被原作者留言之后光速删图,我也在那条说说底下留了言,今天这个人就跑过来找我的麻烦了,【p3】是被挑刺的我的画,先不说我这张本来就是微侧脸,再一个除了完全复制粘贴之外很难画出一摸一样的眼睛,平时这种人我一般直接拉黑了,但是你这个描图狗有什么资格在我图下面跳?她自己的画在【p3、p4】大家好好品品,估计是看我粉丝少热度低跑过来踩我一脚,然而作为暴躁老哥的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虽然相比我的画的确存在很多不足,但是挑我眼睛这个刺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不道歉这个置顶挂到天长地久,顺带添一句被描图的太太是盖卡德/大胜,她是神仙我爱她

你是哪种文手/画手?

来来来!

我最近在开新坑 龙狐的 嘻嘻

温酒:

来👌


王者荣耀表白墙:



不是我写哒,就是在空间看到了想发上来看看,有没有太太转发而已(๑*︶*๑)




1.刀尖舔糖
表面上是刀,但是刀子上混合着糖,全程高虐,结尾微甜,吃糖的前提下是必须吞刀




2.小甜甜
这种人文风都很甜,软萌萌的,我时常在想,他们心里是不是住着小太阳,或者经历了世事依旧温柔,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




3.鬼畜
刀子与糖还有沙雕齐飞,眼泪已经准备好了,然后是个沙雕结局,狠还是你狠,沙雕还是你沙雕




4.妖刀姬
以扶她为代表的太太等人,看见名字先猜结尾,然而猜了也没什么用,明知是刀还是想吞,今天又收货了一血呢




5.灵异型
这种分为两种,一种是专写灵异,无论写什么文都有一种悬念,给人幽冷的感觉,还有一种就是,由于日常过于沙雕,经常让人忘记你是一个文手/画手,只有某一天突如其来的发了画或者文,列表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人是个文手/画手




6.鸽子王
我猜这种人,家里怕不是养了一窝鸽子,今天不更,明天不更,后天再更,更什么更,鸽了,咕咕咕——,挖坑不填,填坑?看心情吧




7.伪萌新
表面自称自己是个小萌新,说自己写文画画贼垃圾,直到有一天,发了文或者画,列表:“卧槽!这是谁”“卧槽,这又是谁”“卧槽,我是不是进错空间了”




8.哲思大佬
有自己独特的观点见解,对社会的一些题材,敢于提出疑问,批判,不盲目,不跟风,文/画经常能给人启发




9.流浪型
浪到哪个圈子就是哪个圈子,待在哪个圈子哪个圈子就会有粮,风格百变,反正都驾驭的来,根本不在乎自己所处的圈子有没有粮,反正你在的圈子就会有粮




10.意识流
形散神不散,文笔优美,切入点奇特,写的或画的是自己的日常所见所感所闻,有一种贴近生活的生动,没有架子,平易近人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5)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前面半辆车车🚗 如果不希望我继续诈尸就手动蓝手!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https://shimo.im/docs/Vr6d1iR1JDMPzR5p/点这里上车

  新年眼看就要结束了,李白大抵上只能用四个字形容:纵、欲、过、度。
  一大早醒来他就打了大大的呵欠,韩信笑着告诉他:“你若困着,就在府里多睡点无妨。”
  李白用力甩甩头,从床榻上跳起来昂着下巴证明自己的精神状态良好:“谁说我困了?”
  韩信轻挑眉毛,好笑地问:“你是当真要陪我上朝?怎么陪?”
  “那当然,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李白这是第一次看见韩信的官服,没了冰冷的铁甲,多了高高的儒帽让他多了一股书生气,紫绶拖得老长,看样子就拘束。
  他还是在沙场上挥戈执枪适合些。


  “恍神什么?”韩信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没事。可你感觉很⋯⋯开心?”
  “挺开心的,”李白看着他的双眼,红色的眸子里是热血、期盼着什么的目光。“蒯通私底下告诉过我,近日群臣准备上奏一件大事。”
  他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走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被韩信拉着踏出门之前,李白没由来朝住了数月的韩府望了一眼,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有暗潮在无人见得的地方汹涌。


  一世长安一双人,从韩信重归庙堂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他们今生盼不得的愿望。



  皇帝刘邦一如往常拖拖拉拉的,群臣早已不以为意,反倒自得其乐,趁这个空挡在朝廷上不太大声地谈起天。韩信踏出马车时就感觉到一股快活的气息。
  “我都忘了你是个仙人,溜进朝廷的办法总是有的。”他打趣地看向身旁的“空气”。
  “我以为你会想到的。你明明见过妲己和明世隐隐身不是么?”李白怪嗔。


  皇宫位在高如山的阶梯之上,随着距离上升与目标的接近,李白的心跳也愈发猛烈。突然韩信一把抓着他的手腕让他握住自己,明明他看不见李白,却精准地掌握他的手的位置。
  “你会紧张么?会就牵着我。”
  “⋯⋯嗯。”
  天机不可泄漏,他早早就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可李白未曾告诉韩信,即使感受到自己的情绪,韩信也不会知道紧张是从何而来。这样也好,至少在他有限的绮年里足以快快乐乐地度过⋯⋯
  註定的悲剧註定带来心痛和悲伤,他来承受就好。


  “——哎、韩将军!”
  甫进宫就听见温润的嗓音,听来还有些耳熟。年长的男子面露喜悦之色趋步来到韩信面前,双手高举过头作揖。“将军无恙啊,你可终于回来上朝了!”
  韩信也回萧何长揖礼,笑道:“相国这是陷信于不义了,分明是皇上恩准的,怎么好像是信不理朝政了?”


  萧何身后跟过来了几个人,也跟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丝毫不在意韩信被削侯的事, 一时好不融洽。 直到另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跺来,狠狠割开一早的温馨。
  “将军,之前您打了大胜仗回来,小人尚未祝贺过将军呢。”原本在畅谈的其他人通通静了下来,好似就为了他的那一句:“此次皇上有还给您齐王的封号和领土么?*”


*西元前203年(汉四年),韩信和刘邦其实是分头出兵进击的。当时刘邦与楚军相持不下,要韩信率兵支援,而韩信此 时在东线战场攻下齐国,来信向刘邦表明齐国人心未稳,希望能封他为“假齐王”。刘邦本大怒,是张良陈平踩了刘邦一下,刘邦的态度才马上转变:“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遂封韩信为真齐王。此时也被视为两人决裂的开始。

Tbc

【信白】囚犯/一发完


*破镜重圆 x 囚犯信 x 军官白

*喜欢的话蓝手一下⋯⋯谢谢!


李白发誓,他当初是真的铁了心要好好处理背叛国家的叛徒——他连吐真剂都备好了。可是当他走到铁门前看到熟悉的银白马尾的那瞬间,胸口突然传来的悸动提醒了他:他从没停止爱着那人。

哪怕三年前韩信一声不响地背叛了国家,背叛他对他的爱和信任,背叛他们曾经无数次在幻想中编织的梦想蓝图。

李白吐了一口气,要狱卒离开后迈步走进牢房,韩信脸上还有点伤,见到他的时候眼神里莫名有了光彩,彷佛他们的重逢是一对恋人,而不是军官与阶下囚。

“嗨,你过得好吗?”最先发话的是韩信,脸上带着温和从容的笑,以及令李白欣喜又不想承认的,眼神里流露的感情。他的态度实在太从容,完全不像双手正被铐起来高举着。可是李白呢?思念、喜悦、愤怒、难过、焦躁、恐惧⋯⋯所有情绪在他脑里嘶吼,他更像囚犯,韩信是他的囚笼。

他不好,没有他在,他真的过得不好。

“少了你在耳边叽叽喳喳,挺好。”心虚得太明显了,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着他的眼睛。

“你瘦了。”落在铁门扣紧后的那句关心,李白的手抖了一下,心跳也跟着错拍,偏偏韩信没有要放过他的打算,继续盯着他道:“脸色更苍白了、右脸多了一道疤⋯⋯我不是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吗?”

字字句句敲击他的心尖,眼眶一阵热,李白大吼强压想哭的冲动:“我怎么糟蹋自己用得着你多事吗!不是早就离开了?那就别再管我了!”

韩信没有接话,李白一边庆幸他不说话了,又迟疑自己是不是伤了他,随而鄙视自己的心软。牢房里就剩滴滴答答的水声,像谁在哭泣。

“李白,下次记着,这牢房的铁链老旧了。”他犹未反应过来,韩信已经一把扯掉原本高高束缚着他的铁链手铐,余光瞄见韩信手上还握着手铐的钥匙!

“你——嗯!”

猝不及防被抵在墙上——韩信的右脚膝盖顶着他的大腿,双手覆上肩膀,炯炯视线扫瞄着自己,凝睇着李白好不自在,他吐出一句:“⋯⋯都分了,别毛手毛脚的。”

发烫的字句和呼吸烧红了李白的耳根:“你敢不敢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完全不爱我了?”

韩信感受到李白明显顿了好几下,好不容易抬起头,吸了一口气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下头什么都不讲。李白不想承认,可是他好像从韩信的眉眼里看见从前的柔情。

身上的力道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人温暖紧实的怀抱,狠狠把他禁锢在双臂里。韩信的声音竟然带着不明显的哭腔:“你没提过分手,我也没说过不爱你了,分什么?”

李白终于放弃抵抗地哭出声。“⋯⋯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他揉揉他的头发。“我如果说我是去卧底的,你相信吗?”

怀里的人不哭了,韩信也重新露出微笑继续解释道:“卧底就要澈底点,最好连自己人都被骗不是吗?哎我是说真的,要不我怎么拿到钥匙的⋯⋯别、别打了!”

“韩信,你下次再这样骗我,我真的会把家里你所有东西撕了。”

“哦?”捕捉到关键字,韩信眼笑眉开道:“这意思是,我所有东西⋯⋯你都还留在家里吗?”

被人揭穿本应感到羞耻,可是听见那人话里藏不住的笑意,李白忽然觉得值了。

“混帐,你看你,你居然好意思离开我。”迟了一秒后踮起脚尖寻找对方的唇,韩信马上凑过去与他相吻,明明已经贴合,身体却还想要更靠近,造就了两人连停下来换气都舍不得。太熟悉也太陌生的唇瓣的温度,温暖了李白心底某块早就冰冷的地方,两行热泪难以抑制滑过双颊,沾到韩信的脸上。

吻毕,他再次把脸埋回韩信的胸膛,稳住呼吸问他:“韩信,如果今天被派来审判你的人不是我,那你要什么时候和我解释?或者⋯⋯如果我离开了军队,你怎么找我?”

“上头知道我去卧底,他们是故意派你来的。”一个吻落在他的头顶。“就算你真的离开了,我也不怕找不到你。”

“你的声音,你的身影,全被锁在我的心里。”


My love is like a prisoner ,

It’s to you that I surrender . ——Rob Thompson





End.


淡圈声明



虽然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过就算没人气还是会继续写〈长安〉,但是我这段时间思考之后,我决定淡圈一段时间。




〈长安〉还是会写,毕竟如我所说,我爱他们,爱我笔下的故事,虽然可能不怎么好看但是毕竟是自家心血。只是我终究不得不承认,我的心理素质不够高,承受不了追求人气带来的压力。一百六十天后就要学测(台湾这边的高考)了,我不敢让自己继续不稳定下去。




每次一更文,我几乎每几分钟就想看一次通知,最夸张的一次是我半夜两点才睡着,六点醒来,因为梦到lof涌进一堆留言,发现是梦之后我又睡回去了,之后四个小时我做了五次相同的梦,一直到我清醒了为止。我是从来不失眠的人。




我的好胜心太强,小时候有一次我妈只帮我妹报了数学比赛,事后我问她为什么没帮我报名,她说怕我没得名会难过。




总而言之,〈长安〉之后会改成不定更的方式,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进入主线剧情了,节奏不太好控制,这段期间就放些短篇吧。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可能考完学测或lof修好限流吧(笑)




谢谢这段时间替我加油打气、愿意看我的作品的所有人,我想特别谢谢  @东方昊皓  和  @苏执·大写白吹 你们不厌其烦的留言是我每次放下游戏的动力!








米发




2018.08.16.台北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4)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我只是想试试车子分一章放 阅读量会不会有差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https://shimo.im/docs/M8dAo8Xof10N56xC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3)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这章光车就是平常整篇的字数⋯⋯要准备进入主(刀)线(子)啦!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太白,太白。”
是谁在唤他⋯⋯?
“太白,醒醒。”
他发觉这不是韩信的声音,眼皮张开,入目而见的是仙界特有的云雾缭绕,手指却感受不到那里特有的凉爽。他还在人间,是玉帝托梦给他了。


“⋯⋯你怎么来找我了?”李白眨眨眼看着玉帝。
“若我要你回来一趟,你会舍得离开么?”玉帝啧啧两声。“修炼两千年都是假的,一到人间就入了情劫⋯⋯”
李白的耳根子尴尬地红了,难掩和那人相恋的甜蜜。“有话快说,我还没睡饱。”


玉帝咳了两声表示正经。“好吧,我今天是来和你约法三章的。你要留在人间几十年我没意见,但这几条规矩你得遵守。”
“第一,若非必要,别对更多凡人透露你的身分。”
“第二,虽然我相信你不会,可我还是得提醒你,切勿以仙术伤害凡人。”


前两条是绝对没问题的,玉帝一连串说完,李白也表示会意地点头。只不过到第三点的时候,玉帝稍停才继续开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违背了,就算进了天湖三世都抵不了你的罪孽。听清楚了么?”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李白听着玉帝一字一句道:“无论是什么地位的妖或仙,都不得做出干预生命的事,只要是将死或已死之人就不得救活。”


血液在身体里窜流的感觉,胸口下不断跳动的不安,脑海中不时重播的、不愿意相信的画面通通冲击着他的知觉,李白甚至无法信誓旦旦地给予允诺。他强压下在脑海里翻搅的所有思绪,最终吐出一个字:“⋯⋯好。”


“要是舍不得看他死,”玉帝在离开他的梦境前留下这句话。“就早点回来吧。”



在梦里醒来一次,就好像自己早就起来了一样,李白从被韩信挖起来之后就一直有“今天很早起床”的错觉。


“穿这件出门吧。”韩信从之前向大乔订制的数件衣服中挑了一件白衣给他,唯一令李白不解的,是这件衣服的领口开得颇大,胸膛都露出了大半,除此之外整件衣服的版型设计都好得没话说。


“不是要去比武么?这件方便。”
不晓得怎么回事,韩信的语气特别轻快。
大年初一说要去走春,这两个人既不知道该走去哪,也不想人挤人,李白就提议要不他俩找个小山比比剑术,如果可以最好再去附近喝酒赏雪。听起来何等快意。


只不过韩信心里想到的快意,和李白想到的不大相同就是了。
“给我讲讲天庭的事吧。”路上他突然开口。“我想知道你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李白思考片刻,说这个应该不算禁忌。“你们凡人是不是总觉得天庭就是极乐世界?”
这回应出乎韩信的意料。“嗯,大家还传说那里有玉皇大帝会赏善罚恶。”
他有意思地点点头。“不错,后半是真有其事,可天庭事实上不若你们想的繁华;那里什么都没有。” 


韩信愣着停下脚步。“真的假的?”
李白看他如此吃惊的模样不自觉笑开,得意洋洋道:“要不你以为仙人那么好当么?”
“⋯⋯那你们怎么还想留在天庭?”
“就⋯⋯习惯了吧,那里也是我们的家。”李白转身走了几步,背对他。“何况能修炼成仙或成妖的都熬过几千年的修炼了,没有物质的享受又算什么?”


他们都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李白倏忽转回来挥动右手高喊:“青莲剑!”并朝韩信冲过去,兵戈相接的声音才划破空气中的宁静。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
“有备无患,兵家之道。”


剑刃相抵后,两个人都反方向跳一大步重新拉开距离。
“那,仙界会有恶徒么?”话说出口的同时,韩信主动发起攻势,青色光泽的长剑指向李白。
未料李白丝毫不慌,轻功一跃跳到韩信的剑上。


“几百年偶尔也会出现的,像商山四皓就是啊。”他挺剑朝他猛刺。韩信到底是西汉的大将军,身手矫健不在话下,李白速度之快也没能伤害到他。“不过那也是极罕见的,何况玉帝眼皮子底下呢,作怪没多久就该遭天谴了。”


“既然如此,你们天仙看我们红尘如何?”韩信抓到空隙,向旁边挥动长剑甩掉李白,他后空翻安稳着地。
他脸色一沈,对准韩信眼前划过剑光。“⋯⋯亦可喜,亦多可悲。”


韩信不出所料中了计,握剑挡住面前的攻击,金属碰撞发出极响亮的声音。 “我们看来,人间多乐,但你们也有许多我们仙人不曾守着的执念。”
快速踮脚俯身贴近,李白的脸近在韩信耳畔,电光火石间剑锋已然落在韩信的后颈上。“那会害了你。” 


韩信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不晓得是因战果还是李白的话发出无奈的笑。“太白不愧是天上剑仙,岂是我地上小小凡人能比拟的呢?服输了。”
李白得意忘形地补了一句:“既然这样,下次要不要让我在上面?”
话音方落背上就传来手的温度以及随之而来的力道,他毫无防备地被韩信推倒在雪地上,清楚听见他字句中的笑意:“这个你想都别想。”


滚烫的吻对比皮肤上冰冷的雪的温度,虽然难以适应却给李白十足的安心感。他们热切地回吻对方,热情彷佛足以融化一地的雪。
“要不要再来一次?”韩信抵着他的额头问。
“你说哪个?”李白呼着气,混合两人口腔的温度碰到冰凉的空气化为白雾。“比武还是⋯⋯?”


韩信抬眉看了他一眼,再度靠近他的唇。“两个都要。”

留言区↓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眨眼示意)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3)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主角之一的OO登场啦!有点长 但是糖不少 真的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用过晚膳之后,李白说要再等一下,要韩信和他在屋外再等等。他始终神秘兮兮的,就是不肯说为什么。韩信也没多问,就在屋外陪他等着。
  今晚似乎特别寒冷,韩信难得从衣柜里找出朝廷赏赐的貂皮大衣,尽管他自己并不怕冷,还给李白也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李白看着边旁的韩信一身白,动也不动,笑闹道:“你这样好像雪人。”
  说着就想弯下身拾起一把雪,韩信抢在他之前抓住李白的手腕。“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李白干笑了两声。“就玩玩嘛。”
  “今天天冷,你别玩雪。”被抓着的手腕突然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人的拉力,猝不及防,接着李白就半倒在韩信的怀里。“我比较温暖,碰我。”
  “大庭广众的说什么东西⋯⋯”⋯⋯他果然还没办法习惯韩信赤裸裸的甜言蜜语。脸好烫。
  “大庭广众之下调什么情⋯⋯”
  “嘘,妳太大声了。”
  李白立刻从韩信身上弹起来,回过身想怒斥那两人的时候耳根的红晕还没退去。“妲己,我听到了!”
  橙色襦裙的姑娘缩了一下才从墙后探出头来,她不甘示弱地回嘴:“干嘛,你心虚啊?”
  韩信这才明白,原来李白也邀请了妲己和明世隐来灯会,刚刚就是在等他们。
  “妳个死丫头,看我回天庭之后怎么处置妳!”
  至于她怎么知道的,肯定是明世隐又偷偷溜下来看他了。
  “别和你妹妹计较嘛。”韩信笑着出来打圆场,只不过把李白的右手抓在自己手里搓揉这动作完全没有“圆场”之效 。“你瞧,有没有比较不冷了?”
  “我不冷、我不冷了!”李白快速瞥了一眼明世隐和妲己,然后低声对着韩信骂道:“他们还在⋯⋯!”
  明世隐:⋯⋯
  妲己:我还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三个仙人逛起灯会一点都不会格格不入,因为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兴奋地看着满街的火树银花,彷佛第一次亲眼见证长安的繁华,甚至有些许店家趁夜还没深出来做点生意。
长街的尽头就是寺庙,寺庙里提供游人祈愿用的纸笺。韩信说,不如他们就边走边逛去那里,然后可以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在卖甜汤的摊贩。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想会遇到故人。
  “⋯⋯相国?”
  “韩将军!”一身墨绿的温雅男子对他扬起微笑,他身旁还带着妻儿。韩信和他们三个说,这是大汉丞相,萧何。
  两个人像是十年未见的至交,相谈甚欢。李白第一次看到韩信对别人露出那么和善的表情,不带一丝警戒。不过看萧何那样子,大抵是日理万机的缘故,眼角已出现几许岁月的痕迹,脸上也只有仁者的慈蔼和睿智,没什么架子,也难怪韩信会和他交好了。
  “明世隐哥哥,那是什么?”妲己拉拉明世隐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来来往往过客提着的东西。
  “好像叫做灯笼?”他想了想。“想要么?”
  “嗯!”
  李白闻言问道:“你需要铜钱么?我给你。”
  “你也一起来吧。”说着就直接抓住李白的胳膊,把他拉走。
  “啊?喔⋯⋯”


  他总觉得明世隐有话要说,可都走了一段路他仍然没开口,像是在琢磨着想说的话。妲己走在他们前头,丝毫不觉有异。
  “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明世隐叹了一口气,一大团白雾从他口中争先恐后窜出来。“你和韩信⋯⋯”
  “嗯,算是互诉衷肠了。”
  明世隐稍侧过头看李白的侧脸,他脸上不自觉挂着浅笑,眼底是无止境的甜蜜与柔情。太白仙君这是动了真情啊⋯⋯
  “太白哥哥,明世隐哥哥!”妲己手里拿着一个玉兔图案的灯笼跑回来。“这个好不好看?我可以买这个么?”
  “钱给妳,结帐去吧。”
  妲己一声欢呼“谢谢太白哥哥”之后就兴奋地跑去买下灯笼了。
  “我想你也看过的,他的未来。”明世隐最后还是选择说出口了。
  “嗯,我看过。”李白的语气里没有震惊或犹豫,已经坦然地接受这件事。
  “就算这样,你还是想和他在一起么?”
  “对,我会陪着他。”李白突然回头对他笑了。“更何况命运是自己创造的,不是么?”
  说什么呢,仙人反倒瞧不起天命来了?
  明世隐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朝他们本来的亮橙色身影,拍拍身旁的人的肩膀。“要是韩信对你不好,就来天上告诉我;还有,就算没事,也记得常回来看看。”


  萧何最后告诉他们“寺庙后面有个老翁卖的红豆汤很好喝”就带着妻儿离去了。这下这趟行程路线总算是明确了。
  途中他们经过一处还未摆设完毕的一大面墙,那儿大抵是拿来猜灯谜的。李白凑了过去,上头有一个牌子刻着“今生缘尽一相思”,他想了想后吟道:“来世牵线再相识。”明世隐笑说,他干脆考虑改当诗仙算了。
  趁着另外两人走在前头,明世隐刻意放慢脚步,点点韩信肩膀。“过来一下。”
  “怎么了?”
  “找你聊聊。”
  “莫不是信犯了什么大忌,天庭派你来治罪了吧?”韩信半开玩笑道,但细思后又补了一句:“应该不是吧?”
  “不是,你尽管放心。”明世隐也被他的话逗得勾起唇角。“你变了啊。”
  “变了?”
  “嗯,以前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冰冷冷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不管是几个月前第一次见面,还是之后从天上看见他都是。“你现在眼睛会笑,感觉快乐多了。”
  “⋯⋯因为太白吧。”韩信不置可否地认了。“信的命是他给我的。”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上心太白?”总算切进正题了,明世隐心想,拐了好大一圈。
  “其实信也说不明白。”韩信垂眸,明世隐看着他的时候,意外发觉他那瞬间的神情和李白的几分相像。“但看到他的时候,总觉得天下再糟糕的事都像一场梦,美好的都像一生一世。他的出现让一切都变得美好,你懂么?”
  他抬起头,前方李白一身红衣融在点点灯火里,却在千万火光中夺了所有光彩。
  “这么说吧,他是信的生命里最明亮的光。”
  你俩差点让我相信天命可违了。明世隐闻言在心里庆幸又惋惜地笑了。
  “对了,以后在我们面前别用谦称*了吧。”明世隐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以后也算一家子人了。”


  终于他们来到长街尽头的寺庙,一口大钟旁摆着满满的纸签和些许笔墨,住持说,把写好的愿望丢到一旁的大火炉里,愿望就能烧给玉帝。
  李白和明世隐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疑惑道:“祂以前有收过这种东西么?”
  “⋯⋯也许我回去之后该问问老头。”
  不管玉帝收到了没有,总之纸签是丢进火里了。冬风吹得又冷又冽,那一杠的火却烧都烧不完,也许众人祈愿的力量就这么大,大得足以抵抗冰冷刺骨的寒意。
  “韩信哥哥,我们可以去吃红豆汤了么?”妲己钻到他面前期待地问。
  他揉揉她的脑袋。“这就去,走过那条最大的巷子就到了。”
  “好耶!”她兴高采烈地拉着明世隐,朝心心念念的红豆汤去了。在进巷子前,韩信出声叫住了李白。
  “刚刚你写了什么?”
  李白只是笑笑,从衣袖里拿出一张纸签。
  他挑眉,打开纸签的同时发问:“怎么写了两张?”
  一股热气呼到韩信耳边,他清楚听见李白凑到他耳边,语带笑意:“我要你永远记着,这是我的愿望。”
  大概是错觉——李白说话的温度,竟比方才耳畔的热气还滚烫。
  “信君不忘抱柱盟  白首笑谈昨夜梦”
  韩信愣愣看着手里的纸签,还有刻意放在句首的、他和他的名字。潇洒流利的毛笔字里,回荡在呼吸里,彷佛藏满李白鲜少直接说出口的炽热的感情。阅毕抬头,那人对他又是一笑,接着转身走进暗巷。
  巷子有点长,光线有点暗,没走到巷尾外头的声音几乎被隔绝。愈发安静,那人的声音却愈发清晰——
  李白突然被后面的人拉入怀里,转过身正对着那个人的瞬间,小巷外某处人家的鞭炮提前施放了,火光从墙与墙的缝隙中一明一灭打在韩信的脸上,照着他不知何故变得认真而深情的眉眼。
  他看得李白好不自在,忍不住发问:“⋯⋯怎么了?”
  “一下下就好。”
  他低哑的声音穿越爆竹,捶抵李白的耳膜。韩信把他拉向他,一个极其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这也许是他们接吻那么多次以来,韩信最温柔的一次——没有啃咬,没有舌尖的交缠,只是沿着嘴唇的轮廓细细描摹,每一次的碰触都像是用自己的唇瓣,去感受另一个人的温度。令人面紅的呼吸交流,没有人听得见却一次一次在心底重复的“心悦你”⋯⋯
  爆竹声终于末了,隔着衣料,竟听不出隆隆作响的是谁的心跳。


tbc



*古人自称时常自称“名”,称呼他人则称“字”,以示恭敬。信信在白白面前几乎都是直接自称“我”,由此可见⋯⋯你们懂的(๑乛◡乛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