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樺

(=´∀`)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深深坠入农药坑一去不复返#
歡迎私訊或留言呀( ;´Д`)

【信白】囚犯/一发完


*破镜重圆 x 囚犯信 x 军官白

*喜欢的话蓝手一下⋯⋯谢谢!


李白发誓,他当初是真的铁了心要好好处理背叛国家的叛徒——他连吐真剂都备好了。可是当他走到铁门前看到熟悉的银白马尾的那瞬间,胸口突然传来的悸动提醒了他:他从没停止爱着那人。

哪怕三年前韩信一声不响地背叛了国家,背叛他对他的爱和信任,背叛他们曾经无数次在幻想中编织的梦想蓝图。

李白吐了一口气,要狱卒离开后迈步走进牢房,韩信脸上还有点伤,见到他的时候眼神里莫名有了光彩,彷佛他们的重逢是一对恋人,而不是军官与阶下囚。

“嗨,你过得好吗?”最先发话的是韩信,脸上带着温和从容的笑,以及令李白欣喜又不想承认的,眼神里流露的感情。他的态度实在太从容,完全不像双手正被铐起来高举着。可是李白呢?思念、喜悦、愤怒、难过、焦躁、恐惧⋯⋯所有情绪在他脑里嘶吼,他更像囚犯,韩信是他的囚笼。

他不好,没有他在,他真的过得不好。

“少了你在耳边叽叽喳喳,挺好。”心虚得太明显了,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着他的眼睛。

“你瘦了。”落在铁门扣紧后的那句关心,李白的手抖了一下,心跳也跟着错拍,偏偏韩信没有要放过他的打算,继续盯着他道:“脸色更苍白了、右脸多了一道疤⋯⋯我不是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吗?”

字字句句敲击他的心尖,眼眶一阵热,李白大吼强压想哭的冲动:“我怎么糟蹋自己用得着你多事吗!不是早就离开了?那就别再管我了!”

韩信没有接话,李白一边庆幸他不说话了,又迟疑自己是不是伤了他,随而鄙视自己的心软。牢房里就剩滴滴答答的水声,像谁在哭泣。

“李白,下次记着,这牢房的铁链老旧了。”他犹未反应过来,韩信已经一把扯掉原本高高束缚着他的铁链手铐,余光瞄见韩信手上还握着手铐的钥匙!

“你——嗯!”

猝不及防被抵在墙上——韩信的右脚膝盖顶着他的大腿,双手覆上肩膀,炯炯视线扫瞄着自己,凝睇着李白好不自在,他吐出一句:“⋯⋯都分了,别毛手毛脚的。”

发烫的字句和呼吸烧红了李白的耳根:“你敢不敢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完全不爱我了?”

韩信感受到李白明显顿了好几下,好不容易抬起头,吸了一口气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下头什么都不讲。李白不想承认,可是他好像从韩信的眉眼里看见从前的柔情。

身上的力道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人温暖紧实的怀抱,狠狠把他禁锢在双臂里。韩信的声音竟然带着不明显的哭腔:“你没提过分手,我也没说过不爱你了,分什么?”

李白终于放弃抵抗地哭出声。“⋯⋯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他揉揉他的头发。“我如果说我是去卧底的,你相信吗?”

怀里的人不哭了,韩信也重新露出微笑继续解释道:“卧底就要澈底点,最好连自己人都被骗不是吗?哎我是说真的,要不我怎么拿到钥匙的⋯⋯别、别打了!”

“韩信,你下次再这样骗我,我真的会把家里你所有东西撕了。”

“哦?”捕捉到关键字,韩信眼笑眉开道:“这意思是,我所有东西⋯⋯你都还留在家里吗?”

被人揭穿本应感到羞耻,可是听见那人话里藏不住的笑意,李白忽然觉得值了。

“混帐,你看你,你居然好意思离开我。”迟了一秒后踮起脚尖寻找对方的唇,韩信马上凑过去与他相吻,明明已经贴合,身体却还想要更靠近,造就了两人连停下来换气都舍不得。太熟悉也太陌生的唇瓣的温度,温暖了李白心底某块早就冰冷的地方,两行热泪难以抑制滑过双颊,沾到韩信的脸上。

吻毕,他再次把脸埋回韩信的胸膛,稳住呼吸问他:“韩信,如果今天被派来审判你的人不是我,那你要什么时候和我解释?或者⋯⋯如果我离开了军队,你怎么找我?”

“上头知道我去卧底,他们是故意派你来的。”一个吻落在他的头顶。“就算你真的离开了,我也不怕找不到你。”

“你的声音,你的身影,全被锁在我的心里。”


My love is like a prisoner ,

It’s to you that I surrender . ——Rob Thompson





End.


淡圈声明



虽然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过就算没人气还是会继续写〈长安〉,但是我这段时间思考之后,我决定淡圈一段时间。




〈长安〉还是会写,毕竟如我所说,我爱他们,爱我笔下的故事,虽然可能不怎么好看但是毕竟是自家心血。只是我终究不得不承认,我的心理素质不够高,承受不了追求人气带来的压力。一百六十天后就要学测(台湾这边的高考)了,我不敢让自己继续不稳定下去。




每次一更文,我几乎每几分钟就想看一次通知,最夸张的一次是我半夜两点才睡着,六点醒来,因为梦到lof涌进一堆留言,发现是梦之后我又睡回去了,之后四个小时我做了五次相同的梦,一直到我清醒了为止。我是从来不失眠的人。




我的好胜心太强,小时候有一次我妈只帮我妹报了数学比赛,事后我问她为什么没帮我报名,她说怕我没得名会难过。




总而言之,〈长安〉之后会改成不定更的方式,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进入主线剧情了,节奏不太好控制,这段期间就放些短篇吧。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可能考完学测或lof修好限流吧(笑)




谢谢这段时间替我加油打气、愿意看我的作品的所有人,我想特别谢谢  @东方昊皓  和  @苏执·大写白吹 你们不厌其烦的留言是我每次放下游戏的动力!








米发




2018.08.16.台北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4)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我只是想试试车子分一章放 阅读量会不会有差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https://shimo.im/docs/M8dAo8Xof10N56xC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3)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这张光车就是平常整篇的字数⋯⋯要准备进入主(刀)线(子)啦!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太白,太白。”
是谁在唤他⋯⋯?
“太白,醒醒。”
他发觉这不是韩信的声音,眼皮张开,入目而见的是仙界特有的云雾缭绕,手指却感受不到那里特有的凉爽。他还在人间,是玉帝托梦给他了。


“⋯⋯你怎么来找我了?”李白眨眨眼看着玉帝。
“若我要你回来一趟,你会舍得离开么?”玉帝啧啧两声。“修炼两千年都是假的,一到人间就入了情劫⋯⋯”
李白的耳根子尴尬地红了,难掩和那人相恋的甜蜜。“有话快说,我还没睡饱。”


玉帝咳了两声表示正经。“好吧,我今天是来和你约法三章的。你要留在人间几十年我没意见,但这几条规矩你得遵守。”
“第一,若非必要,别对更多凡人透露你的身分。”
“第二,虽然我相信你不会,可我还是得提醒你,切勿以仙术伤害凡人。”


前两条是绝对没问题的,玉帝一连串说完,李白也表示会意地点头。只不过到第三点的时候,玉帝稍停才继续开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违背了,就算进了天湖三世都抵不了你的罪孽。听清楚了么?”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李白听着玉帝一字一句道:“无论是什么地位的妖或仙,都不得做出干预生命的事,只要是将死或已死之人就不得救活。”


血液在身体里窜流的感觉,胸口下不断跳动的不安,脑海中不时重播的、不愿意相信的画面通通冲击着他的知觉,李白甚至无法信誓旦旦地给予允诺。他强压下在脑海里翻搅的所有思绪,最终吐出一个字:“⋯⋯好。”


“要是舍不得看他死,”玉帝在离开他的梦境前留下这句话。“就早点回来吧。”



在梦里醒来一次,就好像自己早就起来了一样,李白从被韩信挖起来之后就一直有“今天很早起床”的错觉。


“穿这件出门吧。”韩信从之前向大乔订制的数件衣服中挑了一件白衣给他,唯一令李白不解的,是这件衣服的领口开得颇大,胸膛都露出了大半,除此之外整件衣服的版型设计都好得没话说。


“不是要去比武么?这件方便。”
不晓得怎么回事,韩信的语气特别轻快。
大年初一说要去走春,这两个人既不知道该走去哪,也不想人挤人,李白就提议要不他俩找个小山比比剑术,如果可以最好再去附近喝酒赏雪。听起来何等快意。


只不过韩信心里想到的快意,和李白想到的不大相同就是了。
“给我讲讲天庭的事吧。”路上他突然开口。“我想知道你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李白思考片刻,说这个应该不算禁忌。“你们凡人是不是总觉得天庭就是极乐世界?”
这回应出乎韩信的意料。“嗯,大家还传说那里有玉皇大帝会赏善罚恶。”
他有意思地点点头。“不错,后半是真有其事,可天庭事实上不若你们想的繁华;那里什么都没有。” 


韩信愣着停下脚步。“真的假的?”
李白看他如此吃惊的模样不自觉笑开,得意洋洋道:“要不你以为仙人那么好当么?”
“⋯⋯那你们怎么还想留在天庭?”
“就⋯⋯习惯了吧,那里也是我们的家。”李白转身走了几步,背对他。“何况能修炼成仙或成妖的都熬过几千年的修炼了,没有物质的享受又算什么?”


他们都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李白倏忽转回来挥动右手高喊:“青莲剑!”并朝韩信冲过去,兵戈相接的声音才划破空气中的宁静。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
“有备无患,兵家之道。”


剑刃相抵后,两个人都反方向跳一大步重新拉开距离。
“那,仙界会有恶徒么?”话说出口的同时,韩信主动发起攻势,青色光泽的长剑指向李白。
未料李白丝毫不慌,轻功一跃跳到韩信的剑上。


“几百年偶尔也会出现的,像商山四皓就是啊。”他挺剑朝他猛刺。韩信到底是西汉的大将军,身手矫健不在话下,李白速度之快也没能伤害到他。“不过那也是极罕见的,何况玉帝眼皮子底下呢,作怪没多久就该遭天谴了。”


“既然如此,你们天仙看我们红尘如何?”韩信抓到空隙,向旁边挥动长剑甩掉李白,他后空翻安稳着地。
他脸色一沈,对准韩信眼前划过剑光。“⋯⋯亦可喜,亦多可悲。”


韩信不出所料中了计,握剑挡住面前的攻击,金属碰撞发出极响亮的声音。 “我们看来,人间多乐,但你们也有许多我们仙人不曾守着的执念。”
快速踮脚俯身贴近,李白的脸近在韩信耳畔,电光火石间剑锋已然落在韩信的后颈上。“那会害了你。” 


韩信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不晓得是因战果还是李白的话发出无奈的笑。“太白不愧是天上剑仙,岂是我地上小小凡人能比拟的呢?服输了。”
李白得意忘形地补了一句:“既然这样,下次要不要让我在上面?”
话音方落背上就传来手的温度以及随之而来的力道,他毫无防备地被韩信推倒在雪地上,清楚听见他字句中的笑意:“这个你想都别想。”


滚烫的吻对比皮肤上冰冷的雪的温度,虽然难以适应却给李白十足的安心感。他们热切地回吻对方,热情彷佛足以融化一地的雪。
“要不要再来一次?”韩信抵着他的额头问。
“你说哪个?”李白呼着气,混合两人口腔的温度碰到冰凉的空气化为白雾。“比武还是⋯⋯?”


韩信抬眉看了他一眼,再度靠近他的唇。“两个都要。”

留言区↓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眨眼示意)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车子今天应该撸不出来了 嘤
本来想赶在十七岁生日这天发R十八的(
再给我几天⋯⋯!
然后有没有人要祝我生日快乐(疯狂暗示)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3)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主角之一的OO登场啦!有点长 但是糖不少 真的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用过晚膳之后,李白说要再等一下,要韩信和他在屋外再等等。他始终神秘兮兮的,就是不肯说为什么。韩信也没多问,就在屋外陪他等着。
  今晚似乎特别寒冷,韩信难得从衣柜里找出朝廷赏赐的貂皮大衣,尽管他自己并不怕冷,还给李白也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李白看着边旁的韩信一身白,动也不动,笑闹道:“你这样好像雪人。”
  说着就想弯下身拾起一把雪,韩信抢在他之前抓住李白的手腕。“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李白干笑了两声。“就玩玩嘛。”
  “今天天冷,你别玩雪。”被抓着的手腕突然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人的拉力,猝不及防,接着李白就半倒在韩信的怀里。“我比较温暖,碰我。”
  “大庭广众的说什么东西⋯⋯”⋯⋯他果然还没办法习惯韩信赤裸裸的甜言蜜语。脸好烫。
  “大庭广众之下调什么情⋯⋯”
  “嘘,妳太大声了。”
  李白立刻从韩信身上弹起来,回过身想怒斥那两人的时候耳根的红晕还没退去。“妲己,我听到了!”
  橙色襦裙的姑娘缩了一下才从墙后探出头来,她不甘示弱地回嘴:“干嘛,你心虚啊?”
  韩信这才明白,原来李白也邀请了妲己和明世隐来灯会,刚刚就是在等他们。
  “妳个死丫头,看我回天庭之后怎么处置妳!”
  至于她怎么知道的,肯定是明世隐又偷偷溜下来看他了。
  “别和你妹妹计较嘛。”韩信笑着出来打圆场,只不过把李白的右手抓在自己手里搓揉这动作完全没有“圆场”之效 。“你瞧,有没有比较不冷了?”
  “我不冷、我不冷了!”李白快速瞥了一眼明世隐和妲己,然后低声对着韩信骂道:“他们还在⋯⋯!”
  明世隐:⋯⋯
  妲己:我还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三个仙人逛起灯会一点都不会格格不入,因为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兴奋地看着满街的火树银花,彷佛第一次亲眼见证长安的繁华,甚至有些许店家趁夜还没深出来做点生意。
长街的尽头就是寺庙,寺庙里提供游人祈愿用的纸笺。韩信说,不如他们就边走边逛去那里,然后可以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在卖甜汤的摊贩。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想会遇到故人。
  “⋯⋯相国?”
  “韩将军!”一身墨绿的温雅男子对他扬起微笑,他身旁还带着妻儿。韩信和他们三个说,这是大汉丞相,萧何。
  两个人像是十年未见的至交,相谈甚欢。李白第一次看到韩信对别人露出那么和善的表情,不带一丝警戒。不过看萧何那样子,大抵是日理万机的缘故,眼角已出现几许岁月的痕迹,脸上也只有仁者的慈蔼和睿智,没什么架子,也难怪韩信会和他交好了。
  “明世隐哥哥,那是什么?”妲己拉拉明世隐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来来往往过客提着的东西。
  “好像叫做灯笼?”他想了想。“想要么?”
  “嗯!”
  李白闻言问道:“你需要铜钱么?我给你。”
  “你也一起来吧。”说着就直接抓住李白的胳膊,把他拉走。
  “啊?喔⋯⋯”


  他总觉得明世隐有话要说,可都走了一段路他仍然没开口,像是在琢磨着想说的话。妲己走在他们前头,丝毫不觉有异。
  “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明世隐叹了一口气,一大团白雾从他口中争先恐后窜出来。“你和韩信⋯⋯”
  “嗯,算是互诉衷肠了。”
  明世隐稍侧过头看李白的侧脸,他脸上不自觉挂着浅笑,眼底是无止境的甜蜜与柔情。太白仙君这是动了真情啊⋯⋯
  “太白哥哥,明世隐哥哥!”妲己手里拿着一个玉兔图案的灯笼跑回来。“这个好不好看?我可以买这个么?”
  “钱给妳,结帐去吧。”
  妲己一声欢呼“谢谢太白哥哥”之后就兴奋地跑去买下灯笼了。
  “我想你也看过的,他的未来。”明世隐最后还是选择说出口了。
  “嗯,我看过。”李白的语气里没有震惊或犹豫,已经坦然地接受这件事。
  “就算这样,你还是想和他在一起么?”
  “对,我会陪着他。”李白突然回头对他笑了。“更何况命运是自己创造的,不是么?”
  说什么呢,仙人反倒瞧不起天命来了?
  明世隐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朝他们本来的亮橙色身影,拍拍身旁的人的肩膀。“要是韩信对你不好,就来天上告诉我;还有,就算没事,也记得常回来看看。”


  萧何最后告诉他们“寺庙后面有个老翁卖的红豆汤很好喝”就带着妻儿离去了。这下这趟行程路线总算是明确了。
  途中他们经过一处还未摆设完毕的一大面墙,那儿大抵是拿来猜灯谜的。李白凑了过去,上头有一个牌子刻着“今生缘尽一相思”,他想了想后吟道:“来世牵线再相识。”明世隐笑说,他干脆考虑改当诗仙算了。
  趁着另外两人走在前头,明世隐刻意放慢脚步,点点韩信肩膀。“过来一下。”
  “怎么了?”
  “找你聊聊。”
  “莫不是信犯了什么大忌,天庭派你来治罪了吧?”韩信半开玩笑道,但细思后又补了一句:“应该不是吧?”
  “不是,你尽管放心。”明世隐也被他的话逗得勾起唇角。“你变了啊。”
  “变了?”
  “嗯,以前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冰冷冷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不管是几个月前第一次见面,还是之后从天上看见他都是。“你现在眼睛会笑,感觉快乐多了。”
  “⋯⋯因为太白吧。”韩信不置可否地认了。“信的命是他给我的。”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上心太白?”总算切进正题了,明世隐心想,拐了好大一圈。
  “其实信也说不明白。”韩信垂眸,明世隐看着他的时候,意外发觉他那瞬间的神情和李白的几分相像。“但看到他的时候,总觉得天下再糟糕的事都像一场梦,美好的都像一生一世。他的出现让一切都变得美好,你懂么?”
  他抬起头,前方李白一身红衣融在点点灯火里,却在千万火光中夺了所有光彩。
  “这么说吧,他是信的生命里最明亮的光。”
  你俩差点让我相信天命可违了。明世隐闻言在心里庆幸又惋惜地笑了。
  “对了,以后在我们面前别用谦称*了吧。”明世隐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以后也算一家子人了。”


  终于他们来到长街尽头的寺庙,一口大钟旁摆着满满的纸签和些许笔墨,住持说,把写好的愿望丢到一旁的大火炉里,愿望就能烧给玉帝。
  李白和明世隐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疑惑道:“祂以前有收过这种东西么?”
  “⋯⋯也许我回去之后该问问老头。”
  不管玉帝收到了没有,总之纸签是丢进火里了。冬风吹得又冷又冽,那一杠的火却烧都烧不完,也许众人祈愿的力量就这么大,大得足以抵抗冰冷刺骨的寒意。
  “韩信哥哥,我们可以去吃红豆汤了么?”妲己钻到他面前期待地问。
  他揉揉她的脑袋。“这就去,走过那条最大的巷子就到了。”
  “好耶!”她兴高采烈地拉着明世隐,朝心心念念的红豆汤去了。在进巷子前,韩信出声叫住了李白。
  “刚刚你写了什么?”
  李白只是笑笑,从衣袖里拿出一张纸签。
  他挑眉,打开纸签的同时发问:“怎么写了两张?”
  一股热气呼到韩信耳边,他清楚听见李白凑到他耳边,语带笑意:“我要你永远记着,这是我的愿望。”
  大概是错觉——李白说话的温度,竟比方才耳畔的热气还滚烫。
  “信君不忘抱柱盟  白首笑谈昨夜梦”
  韩信愣愣看着手里的纸签,还有刻意放在句首的、他和他的名字。潇洒流利的毛笔字里,回荡在呼吸里,彷佛藏满李白鲜少直接说出口的炽热的感情。阅毕抬头,那人对他又是一笑,接着转身走进暗巷。
  巷子有点长,光线有点暗,没走到巷尾外头的声音几乎被隔绝。愈发安静,那人的声音却愈发清晰——
  李白突然被后面的人拉入怀里,转过身正对着那个人的瞬间,小巷外某处人家的鞭炮提前施放了,火光从墙与墙的缝隙中一明一灭打在韩信的脸上,照着他不知何故变得认真而深情的眉眼。
  他看得李白好不自在,忍不住发问:“⋯⋯怎么了?”
  “一下下就好。”
  他低哑的声音穿越爆竹,捶抵李白的耳膜。韩信把他拉向他,一个极其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这也许是他们接吻那么多次以来,韩信最温柔的一次——没有啃咬,没有舌尖的交缠,只是沿着嘴唇的轮廓细细描摹,每一次的碰触都像是用自己的唇瓣,去感受另一个人的温度。令人面紅的呼吸交流,没有人听得见却一次一次在心底重复的“心悦你”⋯⋯
  爆竹声终于末了,隔着衣料,竟听不出隆隆作响的是谁的心跳。


tbc



*古人自称时常自称“名”,称呼他人则称“字”,以示恭敬。信信在白白面前几乎都是直接自称“我”,由此可见⋯⋯你们懂的(๑乛◡乛๑)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2)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糖+刀柄+微量策乔,看完的话多多留言吧这里好冷清啊(´;ω;`)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凌乱的床铺、四处可见的迷样白浊、最后是从腰间传来的酸疼,无不在提醒李太白他真真是个“清心寡欲”的仙。
  天晓得他们昨晚到底欢腾了几次。
  今天韩信难得比他晚醒来,李白出于好奇凑上去看他安详的睡脸,又顺道瞅瞅昨晚因夜色没能看清楚的身材。真不愧是习武之人,韩信不只高大,身上的肌肉也是块块分明,但又不会过于突出。
  还有他的那物⋯⋯也确实很大。
  鬼迷心窍似地,李白逐渐拉近两个人的脸的距离,最后一个轻柔中带点生疏的吻落在韩信的唇上。
  两秒钟的光景罢了,他哪知道韩信竟然就这么醒了,现在还正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彷佛是要透他的过去和未来。
  “太白,你这是⋯⋯?”韩信似笑非笑地弯了眉眼。
  “⋯⋯我才没干嘛,你做梦了。”李白现在很厌恶自己干什么那么作贱,现在可好,被抓包了吧。
  他立马钻回被窝里,说时迟那时快,韩信一个眼明手快捞住他的后脑,抵着枕头,正面则翻身吻住他,静谧的早晨只剩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回响四方。李白被吻得头昏脑胀,双手半推半就地推着韩信的肩膀反倒像是邀约。若非韩信终于善罢甘休,李白恐怕要在床上没气了。
  “⋯⋯登徒子。”他转身背对他,低声骂了句。
  “太白这是怎么了?”韩信索性耍起流氓,装模作样地用两只扣住李白的下巴,逼他和他对视。另一只手在他遍布红痕的胸前流连,一边以几分惋惜的口吻道:“你昨晚还热情的呢,怎么现在就不理相公了?莫不是怕羞了?”
  “你、你还敢提昨晚!”李白反手扯掉韩信扣着他下巴的那只手腕,猛地坐起身后怪叫:“你瞧瞧,我这下还怎么上街,怎么见人⋯⋯嘶⋯⋯连腰也在疼!”
  韩信哈哈笑了两声,一把揽住李白。“息怒息怒,我这就找件大衣给你遮着,再带你上街买衣服吧。”
顺便找人做件嫁衣也不错。


  饶是热闹的长安城也抵不过铺天盖地的雪,不过即使雪下满了整个长安也掩盖不住熙来攘往行人欢快的交谈声。
  韩信的提议确实不错,他李白确实就那件衣服,其他时间就穿韩信的了,挑个日子上街采买确实应该,只不过当初没计划久留,这事自然没再多做打算。
  倒是韩信今天难得穿了件宝蓝色大袄,长衣衬着他的原本就足完美的身高更完美了。束起的红发在寒风中飘荡,雪地,因他多了一缕红。
  “韩信,最近是什么日子?”李白随口问道。“怎么四周都挂了红灯笼?”
  他想了一会才想到。“岁末了,明天就是除夕。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李白也听过这节庆,新年嘛,怪不得近日热闹得紧。“那我们要不要去买点⋯⋯年菜这类的?除夕不是要围炉么?”
  “没有人这时候才买年菜的。”韩信露出好笑的表情望了他一眼。何况我没有亲人,也没有围炉过年的习惯,这节日对我而言有或没有是没差的。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吧,不过不能出长安。”
  直觉告诉他他不该,可李白还是追问了:“为何?”
  “皇上把我带来长安,不允许我离开。” 韩信口中吐出一大团白雾。“这有点好笑,明明是淮阴侯,却被困在长安。”
  好一阵子李白没再接话,韩信还以为他是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或单纯心生尴尬,正欲开口打圆场,左手掌心突然传来他的温度,温暖得近似发烫,在寒冷的人世里格外突兀。他拉着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迳自带他走向人海茫茫中。
  雪还在下,但似乎不那么冷了。


  韩信领着他走到一间不起眼的朴素木屋前,李白瞥见店内有琳琅满目的裁缝工具,墙边还挂了几件儒裙样品。
  他在店门口停下脚步,看着挂在墙上的红盖头样品好一会又看看李白,取下来戴在他头上后还一本正经说道:“挺适合你的。”
  “韩、重、言!”李白气冲冲地夺下头上的红盖头,盖回韩信头上。“要戴你自己戴!”
  “不然我们一起戴嘛。”韩信一遍嬉闹,同时将样品放回去。
  “君侯。”
  梳着两根长辫子的姑娘向他们问安的时候,李白发觉她的声音像潮水那样温婉柔和,若说她也是天上仙人,兴许他真的会相信。
  “乔姑娘。”
  “见过君侯。今天怎么直接来了呢?”大乔笑问。
  “我想帮他订做几件衣服。”韩信的手指向身旁的李白。
  “好。公子请和我来,我量一下尺寸。”
  大乔似乎非常满意李白的外表和比例,一边用卷尺量出各种数字之后口中一边滴滴咕咕着“这里可以镶边”、“提高腰身应该很适合”这类的话,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
  “行了。还请公子在外头稍等,我跟君侯讲一下衣服的事。”大乔整理完手中的一叠设计图后说道。 “明天下午就能派人来拿衣服了。”
  李白依言乖乖走出去,韩信走进工作室时,大乔掩嘴露出好奇又淘气的笑声。“君侯,大乔想冒昧问一句⋯⋯那位公子和您是什么关系呀?”
  韩信无奈地弯起唇角,垂眼看着桌上一张张的设计图。“妳我认识久了,也不怕乔姑娘妳笑话我了。太白是我的⋯⋯夫君,我的情人。”
  “大乔是真没想到,君侯是断袖呀。”她乐呵呵笑了几声,接着从桌上抽出一张画稿给韩信看。“我刚才一直觉得,那位公子穿什么衣服都适合,忍不住多设计了一件衣服,就当送给你们了。肯定能增加你们之间的⋯⋯情、趣。”
  韩信凝视了那张图好一阵子,挑挑眉没多做评论,那就是收下的意思了。他准备离开前感到好奇地问了一句:“乔姑娘,妳今天是不是心情特别好?”
  “嗯。”她毫不犹豫就点头承认了。“我夫君要从海上回来了。”
  “你们讲了什么?讲得挺开心。”出了衣坊后,李白转头问韩信。
  “嗯?吃醋了?”他逗弄着反问他。
  李白嫌恶地用手肘拐韩信。“我哪那么容易吃醋。”
  韩信伸出手,双眼看着他的情人,眼神满是宠溺。
  李白快速看了他伸出来的手一眼,接着目睹自己的手被抓过去握紧。“我就说我没——”
  “我想牵。”
  “⋯⋯”
  “明天晚上开始,这里会有十五天的灯会。”韩信突然提起这件事。“我们除夕夜就来这里逛吧?”
  “⋯⋯嗯。”
  明明就说没吃醋呀,怎么他反握住他的手,握得比他还紧?

tbc

【信白】长安不夜醉不归(11)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重發了 有车没车都被屏 走连结去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小声说一句 第一次炖肉 如果喜欢或不喜欢都留个言给我意见吧( ;´Д`))

关于限流,以及〈长安〉的小公告


占tag致歉。欢迎转发,毕竟是写给大家看的
作为一个比空气还透明的文手,阅读量的减少我非常有感觉。
即使是在我发第一篇文的时候,过了一个小时都有几千的阅读量;现在哪怕过了一个礼拜,都只有两千。这个状况应该太太们或其他和我一样的小透明都有,我就不多提了。
我想说的是,我还是会继续产粮,即使没什么人看到。
在来lofter之前,我其实有在文学网上连载小说将近两年,也不晓得为什么,我的故事人气始终非常低迷。国三的时候,我把我的故事撤下来了,从此我的小说只在我的文件档里,不再连载。
和现在一样,没有人读它们,可是我写得很开心,因为我喜欢我的孩子们。
如果我说自从我不再连载,我出了三本(虽然一本是合写的)个人志你相信吗?
农药圈在我所在的台湾不火,即使我最后完成〈长安〉,我也不会拿去印成实体,因为没人会买;但我还是会写完它,即使没人看没人买,理由还是一样:我爱它。
说了自己的黑历史,只是想告诉lofter上受限流所苦的文手太太绘师透明们,我们无法强迫lofter三秒内修好问题,可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心境面对我们所爱。
用爱发电嘛,是不是?
共勉之。
#
关于〈长安〉
由于明天开始我就要变高三生暑期辅导了,所以之后可能会从七天一更变成十天一更。
谢谢所有曾经、现在支持我的天使们,以及给我过建议的太太们!
然后,我会努力减少玩游戏的时间的,我发誓(反正也卡在黄金上不去(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