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1)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想吃更多粮就跑来产了,如果不好吃请不要打我嘤嘤嘤嘤
*灵感bgm:草木

隔了超久 硬要說句給 @陈亦从 太太的生賀(



章一、天人名将初相逢


  秋夜微凉。

  那天其实很多事都是个错误,好比韩信不该刚出征回来就跑去买醉,好比韩信不该为了远离皇宫就刻意走远路回家,又好比他不应该将那个伤痕累累的白衣男子带回家,如果他知道未来会发生那么多令人笑、令人哭的事⋯⋯


 要将军府的下人替男子包扎好后,韩信就让这个人在自己的卧榻上休息。趁着这人还尚未甦醒,他就在床边打量着他。

  风吹过木窗棂,愈吹反而愈发宁静的微妙。月光打在这个人脸上,光线清冷地好像连同整个屋子都降低了温度。

  一头褐发,浓密得恰到好处,似似替男子苍白的肤色互补了些。最勾引韩信的视线的,大概就是他随者呼吸轻轻颤抖的纤长睫毛了,还有他珊瑚色的薄唇。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仙气,这个人该不会是被劫色了吧,韩信暗忖。

  “唔……”床褟上的人儿轻轻发出呻吟,韩信赶紧将身子摆正,一副偷腥猫的模样。

  睁开双眼,那双眼睛是湖水般的天蓝色,要是一个分神,他大概会直直坠入湖底,然后再也出不来。 

  过了很久以后,韩信也是这么认为的。

  “是⋯⋯你救了我么?”那人直勾勾地望着他,语气和视线都直接得令韩信不敢回望。

  “是的。”他颔首。“会不会不舒服?怎么会伤成这样?”

  “身体不适意外地还好,伤――等等!”瞪大瞳孔,他看向韩信:“你在这里……我在人间?”

  呃,他刚刚错过什么了?

  “若我们指的是同一个人间,是的。”

  尽管眼前的男子看起来像刚被雷劈,韩信还是决定很没良心地出声:“在下认为,我们应该先互相告知姓名……”

  “我知道你是谁。”太白仙君总算回过神。“西汉大将军,韩信。”

  


  即使过了好几天,韩信仍然想不到,自己会路上捡到神仙。

  而且神仙还认识自己。

  太白仙君因为受伤,施不了法,自然也回不了天庭了,整天就好整以暇地待在将军府喝茶。韩信没有过问天庭是什么模样,毕竟那个世人口中赏善罚恶的地方,未曾替他主持公道,一次又一次让他心死。

  如今愁绪未去,身旁还多了一个神秘莫测的仙君。韩信坐在他旁边,手里捧着一卷兵书,却看不进半个字。

  “太⋯⋯”正尴尬想开口,他又觉得哪里不对。“等等,你当真要用那个名字在人间混?”

  太白仙君歪头,一脸不解。“太白仙君么?哪里不好?”

  “不不不,不是不好。”韩信摇头撇清。“这不是摆明告诉全天下这里有仙人?”

  然后太白仙君的表情跟五秒前一样,丝毫没变。

  ⋯⋯这什么仙君!“鲜”君吧,刚出生的那种!

  “西汉的人民是崇尚道啊、仙啊那些东西的。”韩信耐着性子解释。“你要是说自己是仙君,要么被当疯子,要么引来一堆麻烦。”

  “哦。”他还是同个表情,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韩信突然很好奇,他的力气有没有大到可以把仙君打⋯⋯昏。

  “你不是号称战必胜、攻必取的韩信么?”太白仙君眼底满是笑意。“你保护我不就得了?”

  有一阵极轻极柔的风吹进屋内,吹动他的发丝,只有那句话回荡着,风也吹不散。

  几乎是未经思考,被蛊惑般,韩信就在风中开口了。

  “你就唤李白吧,太白是你的字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李白见到韩信的反应,比韩信见到李白还要大。

  韩信不太确定为什么,家里最近老是有一颗毛茸茸软绵绵的脑袋跟在自己附近,要不就是偷偷摸摸看着他。他知道这个太白仙君不食人间烟火到一个离奇的地步,但是总不会夸张到连看到“人”都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某一天下午,韩信故意在屋子里外东绕西绕,同时确定某人在一段距离外偷偷观察他,拐了个弯走回屋子里深处,过了转角便是死路了。他站在那里,请君入瓮。

  果不其然,太白仙君⋯⋯现在是李白,被停在转角处的韩信吓得倒退一步,左顾右盼,瞥了他一眼就打算开溜。

  这点距离对习武之人哪算问题,韩信迈出两大步,趁着李白逃跑前就握住他的手腕,一个使力将他拉向自己,又放轻力道将李白推在墙上,双手撑在他身旁锁死去路。


  “小仙君,我总算逮到你了。嗯?”

  “⋯⋯将军早。”李白转了转眼珠子,轻扯嘴角。“你找太白有事么?”

  “哦?”韩信莫名被他逗笑。“韩某倒想问问,太白成天跟着我做甚?”

  解释的话语正欲脱口而出,想一想却又梗在喉头。我就想观察你啊。这种理由听起来是不是太像瞎扯?

  韩信自然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就挑起眉发起逗弄李白的心思:“仙君再不解释,我还以为你是心悦我呢。”

  生平第一次被这么调戏,李白猛地抬起头正视他,却不巧撞上那双眼――平时拘谨严肃,此刻却挟带得意的笑,毫不避讳地欣赏自己此时的表情。李白薄如蝉翼的脸皮一下就热了,想也没想就掰开他的一只手,一边朝韩信大叫“谁、谁心悦你了!”一边跑走了。

  跑了不知道多远,李白才停下来捂住狂跳的心脏。到底是凡人都这样,还是这个韩信的眼神和声音特别有杀伤力?



  有了那次惨痛的经验,就算好奇,李白也不敢再和韩信跟进跟出了。

  不碍事,他有别的方法满足他的好奇心!

  虽然李白的伤颇重,但幸亏他的内功底子好,又有韩信的照料,他原先的仙力已渐渐回归掌控。一天闲来无事,他开口向韩信要了一个小房室,还有一些平时不太用到的器材。
  子时,明月高挂,正是适合施法的时刻。李白悄悄将木门拉起,想再试一次自己先前已经使用过无数遍的“探知术”。作为一个天上仙人,他时常因工作需要而使用这招窥伺凡人的未来。
  而他今天的目标是韩信。

  摆好列阵,李白嘴中喃喃念着咒术,手里握着麈尾,聚精会神于眼前的翡翠球,不久之后,一个影像如涟漪般从翡翠球中扩散开。
  然而眼前的画面令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李白看不出来那是哪里,他只看见自己一步一步往墙退,脸上带有羞赧的红晕;韩信则缓缓朝他逼近,嘴角噙着笑,好似感到有趣,或者⋯⋯期待。

  然后画面中的李白撇开了头,韩信一个箭步上前,伸出手就强势地扳回他的脸,不容抗拒点俯身吻住他——
  “这是什么!”李白一时惊慌失措地站起身,完全没有注意自己涨红的脸。意识到他似乎叫太大声了,他这才冷静下来,重新盯着翡翠球。
  接着画面又转换了好多次,李白也看到好多不同的韩信:在庭园里练剑的他,眼神清冷而宁肃;在战场上厮杀的他,身上溅满鲜血,那抹红配上他的俊美的容颜却妖冶如花;最后他看到了——

  他被一个大布袋吊起来,然后周围满满的士兵拿着削尖的竹子刺向他的画面。



tbc

评论(1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