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2)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5/25修稿完毕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章二、早知如此绊人心


  怎么回事?

  韩信不是这个朝廷的大英雄么?

  他会这样死去么?为何?
  这画面比方才更冲击,李白两眼发愣,头一次如此希望是自己仙术失灵。
  “⋯⋯白?”
  他没有回过神,连韩信进了房室都没注意,当李白感受到韩信手的温度自他的肩上传来,他瞬间缩了一下身子,警戒地回看向来者。
  原来是他。
  “李白,你怎么了?”他一时还不太习惯仙君的新名字,虽然是他自己起的。
  “……”他沉默了好一会没有应声,只是低着头不敢看韩信,胸口闷得紧。

  “有哪里身子不适么?”韩信有些焦急,说话不觉加了速。一直温暖的大手抚上李白的脖颈要探脉搏,他的动作极其轻柔,李白被他的举动弄得屏住呼吸,反射地抬起头看向他,就看见那双炯炯的眼睛当今严峻认真的模样。

  “韩、韩信,”他终于出声,声音还缩了一下。“你们人间是不是有什么市集……我挺想看看的。”
  “你还好么?真无大碍?”韩信不放心地追问。
  “无事,真真无事!”李白用力颔首道。“就是再不出门晃晃,都要成半个废人了!”
  “行。我们明早就出去。”他宽慰地伸手揉揉他的褐发。“我先睡下,你也早点歇息。“
  也好,毕竟三个月之后他就要出征了,先带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仙君出门了解环境也保险。

  “嗯,晚安。”
  李白看着韩信惹眼的火红色马尾在月影中晃荡,逐渐消失在视野里。脖子上还留有他触碰的余温,而他竟然几似眷恋地抬手轻碰曾被韩信摸过的部分。


  那天晚上李白作了恶梦。

  他身处偌大而冰冷的皇宫中,站在角落,双脚如同被死黏住一般无法离开原地。门口的士兵朗声传来消息,接着又有几个穿着盔甲的人压着一个被束缚住的人进宫,他的头发散乱,褐色的血污弄得他狼狈不堪。李白看见他背部好几道伤痕,看来十分痛――但比那个更令人难耐的,是满朝文武嘲讽的眼神。

  李白想大叫,想施展法术救韩信,甚至想把他带回天庭保护他直到他年寿终尽⋯⋯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的存在如同空气一样。

  韩信被强押着跪下来,接着身子莫名地震了一下,他很轻很轻地回过头,看见了整个宫阙其他人看不见的李白――整个宫阙他眼底只有李白。

  下一秒,韩信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不要、不要⋯⋯”

  “李白?醒醒,李白?”

  “不要杀他――啊!”李白终于在那一刻逃离恶梦,他的头发被涔涔汗水弄湿,衣服也是。

  “⋯⋯梦魇了?”床榻边传来韩信的声音,他看见他仍安好,他突然很想哭。未经思考,李白一语不发地用力抱住韩信的脖子。

  韩信不清楚李白怎么了,他只知道刚才一段时间前他的寝室就传来嗫嚅,却又不像在练仙术,大抵是梦魇了,于是过来看看。可他没想到,李白口中喊着他的名字。

  他是想问他梦到什么了,但现下恐怕不适合吧。

  他轻环抱他,开口:“你要不要来我这边睡?”

  韩信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先是顿了一下,接着用力点头。


  隔天清晨,李白被季秋的阳光唤醒。他就这么在韩信的床榻上沉沉睡去,不再做梦了,因此他睡得挺好的。虽说如此,他发现自己依恋着人间床铺的温度和触感。

  李白身边空荡荡的,韩信不晓得去哪了。不过他才翻了个身,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庭院练剑,红发在熹微阳光下一闪一闪,如同韩信的声名地位,闪闪发亮的。

  念头一转,李白从床上爬起来,静悄悄走到屋外看着韩信。他神情专注,目光直视无尽的远方,一滴汗从他的侧脸滑落;手挥舞长剑,在空中画出漂亮的弧度,削过空气时逼得风发出求饶的惨叫。韩信很好看,从李白还在天上时他就这么觉得了,但是如今在这么近的距离当场看,果然更有真实感⋯⋯

  “什么人!”李白还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遐想,刀锋就近在他的脸前,他完全没发现自己一步一步走到韩信身边了。而话说出口后,韩信才注意到这个人是李白,这就将剑收入鞘。

  “你倒也出个声,要是我伤到你还得了?”他道。“唔……不过这伤得了仙人么?”

  “现在可以呀。”李白浅笑。“我隐藏了部分灵力,尘俗之物也伤得了我。”

  “嗯?为何要隐藏?”

  “⋯⋯”他犹豫了一下才答道:“灵力会透露位置。”

  “哦。”韩信若有所思地点头。“话说,你的伤似乎好的差不多了⋯⋯你不用回天上么?”

  虽然知道韩信没那个意思,但是李白总觉得这句话好像在赶他走似的。

  他莫名有点不愉快。

  “你想我什么时候走?”

  这回问中带有浓浓的火药味,这下韩信也该听出来了。他八成是觉得自己在赶他走嘛。

  “你要在这儿多久都行啊。”他笑开。“一辈子都行。”

    李白挑眉。“一辈子也行?”

  “嗯,我养你。”

  “别忘了自己说的。”李白嘴上倔着不表示,但是微微上扬的语调和唇角如是在向眼前的人宣告自己很满意。“然后你昨天答应我的,市集。”

  “我换个衣服就出发,你等等我。”韩信笑着伸手揉乱他的头发,在李白抗议前就轻快地转身进屋。 

  他刚刚闹脾气的方式怎么好像过去曾心悦自己的姑娘⋯⋯韩信心里想着,这样的李白真的可爱极了。虽然他不懂他怎么会有那样的情绪,可是他知道,他挺喜欢他刚才那个样子的。


  长安的市集熙来攘往的,笑语一片,即使前脚才刚踏进去,李白都觉得自己要被这股闲适欢快的气氛感染了。

  各式各样的摊子,琳琅满目的美食,不食人间烟火的他自然从未亲身体验过,他觉得新鲜极了。然后此刻,李白正拉着韩信陪他排在队伍末端买饼吃。

  “如何,喜欢么?”韩信转头看着他。“想要什么直说,我给你买。”

  “嗯⋯⋯”李白左顾右盼,手指着一个小孩手上一串红通通的东西。“我想要那个!”

  “好,你继续排队,我找找哪里有。”韩信允诺,然而在他离开前,他突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回头。“对了,你后来有没有睡好?”

  “⋯⋯有啊,怎么了?”

  他突然勾唇一笑。“没什么,就是你一整晚抱着我有点紧。”

  李白杵了几秒。“我、我抱着你――?”

  “这位先生、借我过一下!”

  一个僮仆蓦然从人群中跑出来,反应时间太短,韩信闪避不及,僮仆就直接撞上他。一感受到被撞击的力道,韩信反射性地转身面对来者,一手覆上剑柄,一手挡在李白身前。

  那名僮仆惊慌失挫道:“公子、真是对不住!小的没看路,才会……”

  韩信摆摆手。“没事,你快办事去吧。”

  他跑开又哈了腰。“多谢公子。”

  “喂,你的眼神刚才看起来超凶狠的耶。”李白戳了戳韩信的手。“吓到人家了。”

  “有么?”韩信抬眉。“哎,我去给你找糖葫芦。”

  上一秒还有声音,下一刻他就迈开步伐走远了。不晓得为何,韩信的反应让李白觉得有几分怪异,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许久未闻的一个响指在李白耳边响起,尚未回头,他就知道谁找到他了。

  “明世隐,玉帝派你来抓我回去了么?”



tbc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