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16)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前面半辆车车🚗 如果不希望我继续诈尸就手动蓝手!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tps://shimo.im/docs/Vr6d1iR1JDMPzR5p/点这里上车


  新年眼看就要结束了,李白大抵上只能用四个字形容:纵、欲、过、度。
  一大早醒来他就打了大大的呵欠,韩信笑着告诉他:“你若困着,就在府里多睡点无妨。”
  李白用力甩甩头,从床榻上跳起来昂着下巴证明自己的精神状态良好:“谁说我困了?”
  韩信轻挑眉毛,好笑地问:“你是当真要陪我上朝?怎么陪?”
  “那当然,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李白这是第一次看见韩信的官服,没了冰冷的铁甲,多了高高的儒帽让他多了一股书生气,紫绶拖得老长,看样子就拘束。
  他还是在沙场上挥戈执枪适合些。


  “恍神什么?”韩信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没事。可你感觉很⋯⋯开心?”
  “挺开心的,”李白看着他的双眼,红色的眸子里是热血、期盼着什么的目光。“蒯通私底下告诉过我,近日群臣准备上奏一件大事。”
  他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走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被韩信拉着踏出门之前,李白没由来朝住了数月的韩府望了一眼,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有暗潮在无人见得的地方汹涌。


  一世长安一双人,从韩信重归庙堂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他们今生盼不得的愿望。



  皇帝刘邦一如往常拖拖拉拉的,群臣早已不以为意,反倒自得其乐,趁这个空挡在朝廷上不太大声地谈起天。韩信踏出马车时就感觉到一股快活的气息。
  “我都忘了你是个仙人,溜进朝廷的办法总是有的。”他打趣地看向身旁的“空气”。
  “我以为你会想到的。你明明见过妲己和明世隐隐身不是么?”李白怪嗔。


  皇宫位在高如山的阶梯之上,随着距离上升与目标的接近,李白的心跳也愈发猛烈。突然韩信一把抓着他的手腕让他握住自己,明明他看不见李白,却精准地掌握他的手的位置。
  “你会紧张么?会就牵着我。”
  “⋯⋯嗯。”
  天机不可泄漏,他早早就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可李白未曾告诉韩信,即使感受到自己的情绪,韩信也不会知道紧张是从何而来。这样也好,至少在他有限的绮年里足以快快乐乐地度过⋯⋯
  註定的悲剧註定带来心痛和悲伤,他来承受就好。


  “——哎、韩将军!”
  甫进宫就听见温润的嗓音,听来还有些耳熟。年长的男子面露喜悦之色趋步来到韩信面前,双手高举过头作揖。“将军无恙啊,你可终于回来上朝了!”
  韩信也回萧何长揖礼,笑道:“相国这是陷信于不义了,分明是皇上恩准的,怎么好像是信不理朝政了?”


  萧何身后跟过来了几个人,也跟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丝毫不在意韩信被削侯的事, 一时好不融洽。 直到另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跺来,狠狠割开一早的温馨。
  “将军,之前您打了大胜仗回来,小人尚未祝贺过将军呢。”原本在畅谈的其他人通通静了下来,好似就为了他的那一句:“此次皇上有还给您齐王的封号和领土么?*”


*西元前203年(汉四年),韩信和刘邦其实是分头出兵进击的。当时刘邦与楚军相持不下,要韩信率兵支援,而韩信此 时在东线战场攻下齐国,来信向刘邦表明齐国人心未稳,希望能封他为“假齐王”。刘邦本大怒,是张良陈平踩了刘邦一下,刘邦的态度才马上转变:“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遂封韩信为真齐王。此时也被视为两人决裂的开始。

Tbc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