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龙狐】吾妻来归(01)

*龙族少主信x狐族太子白


*又是破镜重圆paro,纯糖,第一章单独当糖看待没有问题的(


*反正是短篇,谁都不能组止我开坑(什么时候填再说吧 咕咕咕)


*不过会赶在今天写出第一章是为了 @麻见夫人_ 我最爱的太太柚子生日快乐!!!我永远记得看se7en时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管过了多久都有一种“啊,他们就在我面前”的那种感受!谢谢太太来到信白圈!






  窗外的雨从三天前就下个没完,穿透窗户打在耳膜上,偶尔来一次还可以让人诗兴大发,日子一多却令人烦躁。韩信其实不喜欢这场雨,但自从接到下属通报后他已经站在窗前看雨好一段时间了。


  意料中的敲门声。两位下属等到韩信应声允诺就拉开门、将不省人事的紫色长发男子带进来。


  “陛下,这个⋯⋯”


  韩信轻轻吁了一口气。“把他给我吧。”


  “是。”


  捞过人的后膝横抱入怀里的时候,他总觉得怀里的人明明吸了雨水重量还是少了。


  待属下离开后,房间再度归于淅沥雨声与霹雳啪啦炉火燃烧声的天下。红光在那人几近苍白的侧脸起舞,也在韩信的眼底跃动。


  他又吁了一口气。




  韩信和李白曾经在一起过,甜甜蜜蜜天下皆知。


  但是他们分手了,两年前,还是李白提的。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那个突如其来的下午,和往常一样牵手散步的时候,李白呐呐丢下这句话就回身跑了。那是韩信第一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看见他那么狼狈的模样。


  没有理由,或者说李白不肯给理由,韩信那段期间不管怎么问就是得不到李白的回覆。后来两人只有一次接触,除了偶尔听见对方“龙族少主”、“狐族太子”的事儿。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眨眼就过,偏偏偶尔想起对方,时间就像结冻的河水,流都流不动。






  李白醒来后好一段时间才发现哪里不对劲。


  正确来说,没一件事是对劲的。


  他人在不属于他的卧室、躺在不属于他的床上、穿着不属于他的衣服、旁边躺着⋯⋯韩信!


  幸好他不需要独自惊慌困惑,因为躺在他面前的人醒来了。丝毫不意外,懒洋洋瞥了他一眼还伸了懒腰。


  “早啊。”


  李白没有回应他的问好,只弹起身质问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的衣服呢?”


  “从里到外都湿了,连亵裤也是,当然全要换掉。”


  “⋯⋯谁换的?”


  “当然是我,你觉得我会让别人帮你换?”


  “你、你你⋯⋯!”


  李白瞪大紫眸,眼巴巴看着面前的人。韩信的白发披散在床铺上,锁骨前的衣扣没有扣好,此刻正微眯双眼和他对视,慵懒而从容,从容而性感。


  “我什么?”


  还有五步。


  韩信火速起身、转过身子,趁人猝不及防左手握住他两个手腕绕到背后,右手召出玉製的手铐,将李白锁在床头。


  “比起这个,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他凑近他的脸,呼吸近在两指之间,暧昧地让人心跳加速。“为什么你会在下雨的深夜里来找我?”


  “叩叩。”门被打开时刺眼的光线也溜进来,李白忽然有种捉奸在床的错觉。“陛下,御膳房刚刚准备好的补药。”


  “给我吧,辛苦了。”韩信接过那碗东西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帮我调查一下。”


  “狐族太子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


  这句话他是看着李白说的。


  “是。”


  韩信知道他是不可能说的。李白自己也没有说出来的打算,这理由连他自己都觉得矫情,何况两年前分手是他提的呢?他们都没有说话,他只听见韩信拿汤匙搅动补药时敲击到瓷碗的声音和衣料下好似旧情复燃的隆隆作响。


  “张嘴,吃药。”


  他离他很近,手中舀着药的汤匙就放在李白嘴边,双眼直勾勾盯着他瞧。


  “我、我自己来⋯⋯”


  “我说,张嘴。”韩信的语气很强硬,没有上扬的嘴角让他此刻看起来更有龙族的霸道。李白不甘心乖乖屈服于人,微抬下颚道:“我要自己吃,你放了我。”


  他竟然听见他发出近似笑声的单音节。“狐狸,这是你自找的。”


  说时迟那时快,李白尚未反应过来,只看着韩信将那杓药放入口中,就紧紧贴上他的唇渡药给他。李白下意识挣扎,换来对方扣住他的脑袋、舌尖在口腔里缠绵推进以确保补药进了李白的口中。一滴黑色液体沿着嘴角流下,好一会韩信离开他后毫不犹豫地替他舔掉。


  喂完这口药韩信没有喂下一口,而是稍挪一步打量着李白:“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你脸红什么?” 


  他不自觉移开目光,真正静下来后李白才发现自己的脸正在发烫。他一面在心底唾弃自己,两年都过去了,怎么在他面前动不动就羞的毛病改不掉?


  “喂药就好好喂,乱亲什么?”双手被缚在后,在他赤裸裸的目光前感觉澈底无处可逭了。李白低着头又补了一句:“⋯⋯早就分了。”


  韩信脸上丝毫不见不悦,他反而玩味地笑道:“既然分了,你为什么要在雨夜里跑来找我?”


  他这才猛然抬起头,急忙辩解:“我、我昨天喝醉了,神智不清的,不算!”


  “喝醉了更好,”在韩信喝下下一口药朝他吻过来之前,他是这么说的:“这代表你的潜意识里有我。”


  不晓得是罪恶感作祟或是自己心底对他的依恋不减反增,接下来每一次韩信喂他药李白都只是意思意思地缩了一下。韩信的花招很多,有时候明明李白已经乖乖把药喝下去了,还要刻意吸吮一下樱唇,几次下来,他本因着凉而有些发白的唇泛着不均匀的红润和水露,还开始发麻。


  至于补药,他从热得冒烟喝到它都凉了。


  这一次重逢实在太微妙,从头到尾――无论是他主动来找韩信,或是韩信对他的态度,一切都出乎预料⋯⋯


  “最后一口了,张嘴。”


  李白没有多想,顺着话微微启唇,然而感受到温热时探入口中的不是意料中的东西,而是⋯⋯


  “唔、唔唔!”他压根没料到韩信早就偷偷把药吞下去,这一次是纯粹的唇舌纠缠。激烈的反抗让他很快就没了气,大脑自动升起求生的欲望,迫使李白也回吮韩信的薄唇。除了苦味,他尝到很熟悉的他的味道。


  韩信终于放过他,替他拿开枷锁后端着碗出房间之前不要脸地丢下一句:“谢谢太子陛下招待啊。” 


  “招你大头,滚!”


  

Tbc






  


   


  


  






 

评论(14)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