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沉眠(下)

*双狙击手paro原皮信白


*我爆字数了 我本来全文才1k不到 结果竟然6k5 


*成就:原本三天要写完的短篇拖了不知道几个礼拜


*龙狐我下一次更!但是先给我留言好吗



上篇 http://atmihua.lofter.com/post/1d873523_12c27cbf7



2012.04.22




  赌赌的剁肉声引来了男人。他环抱自己的温度从背脊漫漶到腹前,下巴靠着李白的肩膀,几缕红丝落在视线范围内。他轻嗅平底锅里令人垂涎三尺的佳肴,几分赞赏几分满意地朝那人耳边道:“好香。等我们将来存够钱,我肯定买一栋有大厨房的别墅。”


  李白把火关了,熄火的同时外头传来训练营的枪声。


  知道他经不起调戏,韩信刻意补了一句:“我有荣幸一辈子享用夫人替我做的饭吗?”


  他得意地发现李白缩了一下,听见他嘟哝:“谁是你夫人。”


  “我可没说是‘我的’夫人呀。”韩信得寸进尺,直接将头埋进他的脖颈间,低笑:“这么急着认定要嫁给我?”


  “⋯⋯!”李白气恼地在他的怀里挣扎,告诉韩信他今晚自己买外卖去。


  韩信这才亡羊补牢地吻吻他的眉间,随后温柔地把他的身子扳过来,捧着脸就是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吻。时间变得好漫长,一分钟都像一百年,李白闭上眼睛,羽睫轻微抖啊抖,生涩又喜悦地接受韩信温暖的嘴唇。  


  他发出轻声反抗。“嗯⋯⋯别亲了⋯⋯菜要凉了⋯⋯”


  “没那么快。”韩信把李白更进一步拉往自己。“而且,我现在比较想要吃你。”


  毫无羞耻的调戏和刻意发出的水声让李白的脸蒙上一层淡红。韩信调整一下姿势,彻底封住李白的唇,不让他有机会换气,只能从他口中吮得少得可怜的氧。另一只手不安份地撩开衣服游走到腰间,暗示性浓厚地摩抚。


  李白这才使劲把人推开,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现在不可以。”说完就端起盘子甩头往外走。


  韩信扫兴地瞥瞥身下一眼。看来等等要自己解决了。


  没料李白走没两步就停下来侧身,转转眼珠子,像鼓足勇气后快速丢下一句:“⋯⋯至少等吃完饭再做。”


  韩信傻了一下,随后冲着人儿发红的耳根子笑出声。


  训练场上,那道枪响彷佛是很久很远之外的声音。




2018.05.12




  “可以了。”


  今天的光线并不强烈,雅致的别墅无需闪躲阳光就坦然来到李白面前。他怔怔望着它,从此以后,他和韩信就真正有个家了⋯⋯


  大约六年前,韩信就提议两人各拨一半的收入当储蓄,他没想到韩信是真的有心持之以恒。


  “⋯⋯我们存够钱了?”欣喜若狂,原来不是夸饰,只怕连声音都为那份未曾拥有的圆满喜悦而颤抖。李白回头看着韩信,韩信也正看着他,眼底藏有毫不掩饰的柔情。


  他走到旁边牵起他的手,有力地握了一下。“你年纪比我小,却比我,甚至组织里所有人都坚强。但是我明白你一直渴望自己的家,你需要安全感,所以我急着把这栋房子买下来。”


  “等我接完下一次任务拿到报酬,我们就收手,然后来这里度过余生吧。”


  韩信话音未完全落尽,李白已经先凑上去和他双唇重叠。韩信感受得到李白有多开心,连嘴唇都在轻抖,他便安抚似地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棕发。


  “⋯⋯谢谢。”李白的声音里埋了即将溢出的哽咽。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谢的。”韩信微笑,把人揽进怀里时又多顺了几次头发。“真的要说的话,说你爱我吧。”


  “我爱你。”


  李白闭起双眼,没由来想起他第一次亲自执枪的场景。


  那片荒漠,那阵热风,耳边某人的呼吸,那朵血腥的玫瑰。


  那道枪响即将成为很久很远之外的声音。






????.??.??




  美丽的夕阳铺染海面如水彩渲染宣纸,以及那个人故意叼着自己耳垂的恶作剧,一切在细微的触动中看起来是如此美好。


  是的,如此美好。


  三个月后,李白终于和韩信住进那栋房子。


  那别墅座落在小镇的海边,宁静而悠闲。他们时常在闲暇时沿着浪花散步,白天到镇上采买,夜晚就仰头静观所有知名与不知名的星子。


  他们似乎迳自从日落待到夜黑。


  “你看,有流星。”


  “哪里?”


  李白抬起头,那瞬间正好目睹韩信手指所指之处出现一线橘光。他知晓那必定是流星了。


  “许个愿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轻轻道:“我希望你永远好好的。”


  韩信对他笑了一下,把他拥入怀里。“好。”


  好像有点熟悉,可是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这个场景。


  对了,韩信常常这样抱他。尤其是安定下来之后,在傍晚的海边⋯⋯咦?


  是这样吗?


  这是真的,还是只是还没实现的梦而已啊?


  李白不自觉来回抚摸韩信的背,摸着却慢慢发现,世界变安静了,浪潮声没了,风声没了,连韩信也没出声了。


  他发现韩信没穿防弹衣。


  那道枪响不再是很久很远之外的声音。




2018.11.10




   床上猛力起身让李白头有点晕,手撑着被单时他才发现那上头居然湿了。他愣愣地坐在床上良久,看薄纱门帘被风吹起。他瞥了一眼时钟,快五点半了。


  “我梦到了⋯⋯”


  李白回头望向身旁,空荡荡的,韩信不在。


  记忆有两秒钟凝结,梦里的画面瞬间和现实交融,他用力喘气逼自己冷静下来萃离虚与实。


  十八年前他们在残破的村庄相遇,这是真的。


  十四年前他奋不顾身为他挡了埋伏的子弹,这是真的。


  十四年前的两天后他们开始交往了,这是真的。


  然后他们一起经历了好多年,都是真的。


  六年前韩信承诺过李白要给他一个家,这是真的。


  半年前韩信兑现了那个承诺,这也是真的。


  韩信和他一起离开杀戮的世界,从此安好,却只是梦。


  他这几个月以来夜复一夜做的梦。


  韩信来不及住进这里,也永远不会住进来了。




2018.05.30




  “喀擦”一声把枪上膛,韩信吁了一口气。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听见这声音了。


  这一次的任务搭档不是李白,而是另一个入组织没多久的两个菜鸟,据说他们主动向上头请求让韩信一起来。这事也不必见怪,韩信和李白都是组织里老练的狙击手,名声不小,自然有些人想和他们出任务图个安心。


  只不过每次韩信被拉走的时候李白都会噘起嘴,一脸委屈的模样。一想到他那个小表情,韩信伸手摸向口袋里的金属,露出不明显的微笑。其实换作李白被拉走他也会吃醋,不过这时候就得在床上解决了。


  “前、前辈⋯⋯”一个瘦小的男子冷不防出声。“我们这边准备好了。”


  韩信这才回过神,确认道:“确定没有埋伏了吗?”


  “是、是的。”另一人应道。


  两个人都不太自然地打着哆嗦,大概刚干这行不太适应吧。他舒眉替他俩打气:“别紧张,有我在,一有状况我就会告诉你们的。”


  “⋯⋯”这次他们没有回话,只呆然地点头。


  约莫二十分钟光景,已接近目标预计出现的时候了。比较高的男子请求韩信帮他们再一次调整狙击枪的状况,韩信遂让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


  夜视镜正常、消音器装了、视野几乎没死角⋯⋯


  “可以了,你们做得很――”


  转过身的瞬间,夜色里忽然出现熟悉的火光,是对准自己的方向。灼热的剧痛如不速之客贯穿他的身体,满腔的腥甜味不请自来,韩信的视线开始模糊,倒下的前一刻,他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面无血色的两人⋯⋯




2018.11.10




  李白起身来到窗前,海平线那头已有熹微的光,大概要日出了。十一月初的风有些冷,何况李白只穿了单薄的睡衣,可是他仍旧站在那里。


  他在每个清晨时分梦见韩信,然后清醒,再一如既往想起他早已离去。


  “‘我们很遗憾。’”


  没有温度的官方语言,检调人员这么说完之后就离开现场了。李白毫无反应地站在白色胶带贴出的人形旁,那里是韩信生前最后所在之处。


  找他来搭档的两个的两个队员――或者说卧底,终究是良心不安,开枪后没多久就打了电话叫救护车,但为时已晚,他们最后也不知去向。


  “‘李白。’”原本静静抽着烟的首领突然开口叫住他。首领的头发好像也在不知不觉间白了很多,据说他不久后就要将组织交给别人经营了。“‘这里有个东西要给你。’”


  冰冷的金属触感,落在温暖掌心上的、不必解释他就能想到的,那栋房子的钥匙。


  韩信也许想着今晚要把它交给他,却没料到是以这种方式。


  “‘他们说,韩信一直把它握在手里。’”


  那上头还刻了字。


  H&L


  韩信和李白。


  记忆中的李白又握了一下钥匙,被掌心烘暖的温度将他拉回现实。原来他已在不知不觉中从柜子里将它拿出来。一滴,两滴,三滴,泪水不受控地如被剪断的珍珠项链,珠子不受控地滚落而下。


  柜子里有安眠药,他很清楚,只要转开那个盖子,他就可以回到梦乡,就像平常那样⋯⋯


   一阵莫名变强且温暖的风吹过他的脸畔,不知何故熟悉又给人安全感。李白警觉地顺着那风的吹向回头,步伐缓慢却坚定地走向风尽头的薄纱门帘,门帘波浪状地缦卷,伸手触摸,那上头也是暖的。


  “⋯⋯”


  李白松了手,罐子掉到地上,药丸洒了一地。他没有捡起它,他也不需要碰这小东西了,这是韩信在冥冥之中告诉他的。李白如此相信。那阵风就是韩信。


  是啊,他在这,他一直在这⋯⋯


  破晓了。李白最后走回床上,眼角还挂着泪珠,带着微笑闭起沉重的双眼。


  也许那朝暾――炽热如他的爱――自海平线那端冉冉升起时,他能再次看见那头长发在金光下闪耀飞扬的模样。






  如是能与你执手相伴的梦里,


  那我甘愿沉眠一生,再也不清醒。




―――――――――


与其说这故事是BE,我更相信它是HE。


因为在李白的梦里,在他也许长达半辈子的梦里,韩信始终在他身边。


真正的,永远在一起。




End.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