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龙狐】吾妻来归(02)

*龙族少主信x狐族太子白


*又是破镜重圆paro,纯糖⋯⋯好啦回忆杀有一丟丟丟丟的刀 


*本章沙雕担当(不是)最佳助攻:阿离


*下一章我们开女装车!



第一章走这 http://atmihua.lofter.com/post/1d873523_12b6be5a6



  身体刚刚恢复,李白没什么心思出去乱走,他就擅自拿起韩信书架上的书挑几本开始看。书架上多是君王治道的书,想来也不意外,毕竟他是要成为龙王的。只有少少几本闲书,大半个下午的,李白也通通看完了。


  指尖把最后一本书推进架上的那刻,他才发现他漏了一本纸张泛黄的画册。


  他小心翼翼地翻开,里头居然全是自己的画。他差点忘了,韩信非常会画画,以前看过韩信画各种奇奇怪怪,还真是画什么像什么。韩信也喜欢画自己,约会第一句话常常是“我今天画了睡觉的你”、“我今天画了穿铠甲的你”⋯⋯反正各种李白都被画过一轮了,但是李白始终没亲眼看过。


  他静静看着画纸上的一痕一墨,在韩信的手上居然有如施了法,平凡无奇的墨有了生命力。画里的自己正好回眸露出淡淡的微笑,看起来稚嫩了点,感觉画的是以前的自己。


  那个李白穿透纸张似地也望着自己,他的视线是幸福而柔和的,现实中的他笑起来也是这个样子么? 




  “太白,你即将成年,可以准备立你为太子了。”大位上的狐王满是欣慰道。


  “是。”青年满心欢喜溢于言表,恭顺地低着头应道:“太白悉听父王母后安排。”


  “嗯。”狐王满意地点头。“两年后生辰当日,你就要五百岁了。你也该学学宫廷事务和很多课程了。”


  “我们还给你找了个好姑娘,多培养感情吧。”狐后笑道。“来,快过来。”


  珠帘后,一个小家碧玉的女孩羞怯地走到李白面前,拱手作揖:“奴家拜见狐王狐后、太白公子。” 


  李白还愣着,他微微张嘴看向父母,狐王开口:“你傻啦?这姑娘是你未来的太子妃,孤以前有让妲己和你在一些宴会上见过她的,还记不记得?”


  他杵在那儿,狐后灵光一闪,偏头道:“哎,龙族少主是不是和太白同年出生的啊?那他们会同年成年喽?要不我们让他们同一天成亲⋯⋯”


  他瞬间明白,他的父母以为他和韩信的好,只是很要好的朋友。




  李白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直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他的视线才复归清明。


  “李公子,少主特地要阿离把你喜欢的菜端过⋯⋯唔喔喔喔!”


  李白的“谢谢”还梗在喉头,他亲眼目睹长发女孩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端着托盘走完这大约一公尺的路,重重放下东西时还吁了口气,彷佛她刚刚跑过全三界。


  “⋯⋯”龙宫到底是穷成怎样,才只能聘请这种下人?


  “⋯⋯谢谢妳。”他原本是牵强地扯起嘴角说出话的,怎料才低头看了餐盘一眼,他完全明白为什么女孩能走得那么艰辛了――那托盘上摆满了盘子和汤碗,一个个盛得几乎满出来!他重新打量一下眼前的人,心里起了无尽敬佩之心。


  公孙离注意到这位大公子震惊得近乎错愕的表情,她立刻口齿清晰、昂起下巴道:“这些、通通、都是,少主一把一把夹上我手里的餐盘的――你知道有多重么!”


  女孩瞬间在自己面前爆气,李白只好吐出一句:“呃⋯⋯姑娘――”


  “叫我阿离。”


  “抱歉,阿离姑娘。”


  公孙离瞥了他一眼。“算啦,你快吃吧。”


  李白二话不说就动起筷子,确实就像她说的,那些每一道都是李白喜欢的菜色,不只如此,菜的种类还包括各族的特色调料。没想到韩信居然还是那么在乎他,好像关于他的事他一点也没忘。无可否认,李白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却反倒让他起了一丝愧疚――韩信那样挂念他,他可能连以身相许也回报不了啊⋯⋯


  用膳时间就在翻搅的思绪中消磨,放下筷子时李白才后知后觉地问:“今天有什么大事么?怎么晚膳那么丰盛?”


  “老龙王回来啦。”公孙离一边收拾餐具一边慢条斯理地解释。“听说他之前去人间玩了一圈,看见一堆金发碧眼的凡人时常办什么舞会的,这一次一回来,嚷着也要办呢。”


  她口中的老龙王是东皇太一,三界出了名的不服老,一把年纪了还爱上山下海,有时候带回新奇的玩意儿吵着要大家陪他玩,出了包又要人帮他收拾。不怕死的韩信更是常常直接对他大叫:“死老头,你就那么急着让我登基么!”然后被吼回来:“老子还能浪两百年!”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韩信是亲生的没跑了。


  李白蹙眉追问:“舞会?那是干什么的?”


  公孙离想了想才偏头道:“唔⋯⋯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据说是男男女女会抱在一起、牵手、转圈⋯⋯”


  她语音未尽就感受到面前一股寒气。


  完了,公孙离发现她惹祸了。可是她到底做错什么啊?


  “等等帮我个忙吧。”


  “⋯⋯?”


  喔,她打翻了一个大醋桶。


  覆水难收。






  灿烂的灯光好似试图打扰众人喧闹,殊不知徒增兴致。毕竟这一次的宴会实在是特别,不只有新玩意儿,连装潢都是采用人间“欧式”风格。高脚玻璃酒杯“干杯”时发出清脆的声音,连声响听起来都高级了几分。


  成双成对的男女比手画脚地练习跳“华尔滋”的姿态,虽从未接触,但这次的宴会本就是玩乐性质偏多,妖仙们的仪态又天生比凡人优雅,等会儿真转起圈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突然有个仙族男子注意到大厅门口的新访客,赞叹不禁脱口而出:“美人啊。”


  首先是他附近几个人,接着是三分之一个舞厅的人,最后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旋转楼梯上,袅袅婷婷的紫发美人,脸上戴着半脸白面具居高临下望着他们。


  大红裙裾倾泻而下,偏偏自右脚大腿半截处开了一线天,露出惹人遐想的长腿。任何一名在场的女子都由不得羡慕,那腿上看不见一丝赘肉。


  舞厅一时没了交谈,美人缓缓走下阶梯,小步生莲似地高雅,波浪长发披在身后在水晶灯下散发妩媚的光彩,当她从神坛来到地面时,不知有多少人想上前邀她共舞。


  只可惜,也没多少人知道“她”是个男子。


  一个打算勾引自己恋人的男子。 


  他有戴面具,还特地拜托公孙离帮他伪装了一下,而且韩信应该想不到他会出现⋯⋯李白这么说服自己,不会被认出来的吧。


  韩信似乎也被自己吸引了,音乐前奏起时放下手上的酒杯,饶富兴味地弯着嘴角看着李白。李白迎着韩信的视线走到他面前,有样学样地抬起贴了假指甲的手,韩信也马上意会,笑着躬身行了绅士礼,温柔地牵起李白的手将他拉近自己。


  李白心里在咆哮,什么体贴入怀夹一大盘菜给自己都是假的,还不是想引开自己注意力想来跳舞的? 


  狐族领悟力很强,一开始动作还有些生涩,但没多久后就进入状况。他们随着悠扬的乐曲一次次转圈,距离拉近又拉远,李白的心跳也在加速和舒缓间徘徊。韩信现在在想什么?他现在是怎么看自己的?他也和自己一样不说话,是在想着扮女装的李白,还是真的李白?


  韩信忽地凑上来,声音沉稳:“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李白故作惊讶地挑眉,期待韩信说下去,不过他也只是笑笑,然后再也没说话。


  舞曲最终在他纠葛的心情中结束。李白正欲转身,韩信倏地拉住他的手。“等等。”


  他走向他,暗示性浓厚地道:“我今晚不想跳舞了,我想多认识你。”


  “去里头聊,如何?”


  李白没有拒绝,韩信就将他打横抱起离开现场。走着走着李白才发现哪里不对,这里不是他们昨晚睡的地方么!


  他心里暗叫不妙,韩信要么是打算把真的自己赶走,要么根本忘了自己的存在⋯⋯


  房门被推开,里头只有窗外的光偷偷占据了窗前平台一角。韩信把他放在那里,没有要开灯的打算。他伸出手抚上李白的脸,轻轻摩挲着白净的肌肤,视线专注,看得李白一时也忘了呼吸。他停下动作,手指移到面具上时李白正想出声揭开真相,韩信却在摘下自己面具的那一刻捷足先登。


  “李白,勾引我很好玩么?”




Tbc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