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4)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修稿完毕啦!下周恢复连载!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章三、但为君故心不惩


  即使太白仙君现在在人间悠哉快活去,明世隐仍喜欢像以前那样有事没事就跑到他的仙丹坊闲晃。

  仙人不需要钱,当然也不会真的“生病”,不过他们也有气虚、需要养气的时候。太白仙君入凡前成天无所事事,又着迷于炼丹,就擅自将自己的住处变成仙丹坊了,结果整个仙界只要有需要,就跑来找他“开丹”,他也丝毫未取。明世隐曾问过他,为什么甘愿这样做白工。
  “钱财乃身外之物。”他还记得太白仙君当时侧卧着随意挥手的模样。“老是挂念红尘俗事,多不快活。”


  行!那他昨天是看到什么了!
  事实上,那天晚上明世隐又神不知鬼不觉溜下来一次,然后非常清楚地看到太白仙君和那位韩将军睡在一起的模样⋯⋯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不想回去了。
  那场面还真的不可思议——平日潇洒自得的太白仙君,那个晚上就像婴孩贴着母亲,依偎着一头红长发的好看男子,然后嘴角安心又幸福的上扬。

  “太白哥哥,妲己来找你拿仙丹啦!”
  门外传来一个娇俏可爱的狐妖的声音,妲己灵活地跳下彩云,奔进屋里。
  “妲己姑娘,太白暂时不会回来啰。”明世隐慢悠悠起身,从木柜里拿出一瓶紫色仙丹。“来,妳的。”
  “多谢明世隐哥哥。”妲己喜滋滋地接过。“为何说太白哥哥暂时不会回来了?”
  他思索了一阵。“⋯⋯他在人间心有所属。”
  “哗!是哪个姑娘?我也想看看!”她为自己一同长大的太白仙君哥哥又惊又喜,是哪位人间姑娘,比花仙子还动人的?
  “等他回来再要他给妳看吧。”明世隐一边强压住跳上跳下的妲己,一边意识到一件事。
  据说被刺客暗伤的那天,太白伤得极重,据说还伤了内气,可那天在地面上看到他,他看来并无大碍。难不成人间有神医可以医治仙人的伤?
  不对,皮肉伤是好了,但是仙气和内气⋯⋯
  他开始思考那瓶仙丹放哪去了。


  那个晚上,竟然轮到韩信梦魇了。
  李白对周遭环境极其敏感,哪怕是睡梦中。他发现背对他的韩信握紧拳头,口中还不断咒骂着。李白试探性地握住他冰凉的手,传送一点点足以安抚情绪的灵力,几秒后韩信就不再动了。
  “韩信,”他一边轻轻唤他,一边摇他的肩膀。“你还好么?梦到什么了?”
  韩信的肩膀放松了。
  兴许是意识不清,他转过身子,微眯双眼,一头红色长发沾濡着汗水披散着,低声对李白说道:“我父亲曾经是西汉的柱国大将军。”
  李白不自觉屏住呼吸以听见他说的每一个字——即使他明白在这样的夜阑人静,不必费力就足以听清楚韩信的声音。
  “我们西汉紧临着大唐王朝——不晓得你知不知道,我们两国相好多年,平安无事了好一阵子。”
  “可那年他们突然发动战争,我父亲只能为国出征⋯⋯大唐军队埋伏在他们前行的路上,趁他们走到深谷放箭。”
  “最后整支军队无人生还,死无全尸。”
  他的语气太平静,彷佛在说山海经里的神话故事。

  “你明白为什么我父亲他们会被埋伏么?”他的眼皮仍只有半睁开,就这样盯着李白。“西汉有内奸,有人泄漏了他们的行踪。”
  “⋯⋯你从军是为了替父报仇么?”李白不知道能回应什么,最后挤出这句。
  “是。”韩信直接承认。“三个月后我们将再次交战,到时候我定会、我定会——”
  他的声音连同他的手一起颤抖,掺杂了愤怒、悲伤、还有即将复仇的期待。就在那一刻,李白忽然将这个瞬间与韩信用长剑指着他、还有他今早在市集提防僮仆的模样重叠在一起,原来那些片段中的韩信,是带着从小培养起的警戒心面对所有人的。他未曾真正相信过别人。
  李白想再一次握住韩信的手,却被他反握。瞬间韩信清醒了,眉眼下垂,看着李白一字一句、语气几近哀求:“要不你同我一块上阵,用你的仙术杀死他们也行⋯⋯!”
  “这怎么成⋯⋯”
  “太白,我求你了!”
  他不想骗他,哪怕是在他思绪还未清醒的状态。这或许就是他最真实最脆弱的模样,韩信死死抓着他的手,如同在抓着最后一线生机。李白心底明白,他再怎么舍不得放开他,他也只能狠心让他断了念头。
  李白稳住气,正要在心里念咒,却突然感受到一阵刺骨的痛,狠狠啮噬着他每一吋心肝。他这才意识到,如结痂的内伤尚未复原,上头又被强行划破⋯⋯
  牙一咬,李白无视发疼的内伤,依旧施了咒强制让韩信失去意识,顺便消除这晚的记忆。温度抽离双手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所有力气也被抽离,下一秒就昏睡过去。

  又一天清晨,李白醒来时韩信再次不在身边,却也没有在庭院练剑。听仆人说,皇上派下官传唤韩信入宫,有大事商榷。
  是为了他昨晚说的事么?
  心绪一动,李白再度准备“探知术”需要的道具,他认为虽然现在没有满月,应该还是行得通。幸好如他所愿,李白顺利在翡翠球中看到昨日在市集的景象。
  

  韩信和他分开后,一个人左顾右盼地寻找糖葫芦摊贩,不巧见到五六个衣着特别的人在桌案边闲话家常。他认得那身服饰,他们全是唐人。
  他们已经醉得不成样,一个蓄胡男子醉醺醺地开口:“想当年你爷我从军,我可是亲自参与了那场恶仗⋯⋯!江湖人道那西汉韩将军如天神下凡,雄壮威武,还不是败在咱军队手里!哈哈哈⋯⋯”
  其他几个人也跟着大笑,路边游人只当他们胡言追忆往事,瞥了一眼就离去,却没人注意到韩信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手。
  看到这里李白总算明白,那人口中的韩将军,就是韩信的父亲!
  然而此时画面开始过破碎,翡翠球的影像转刻就消失不见。李白没弄懂怎么回事,只当是白天的缘故。
  父亲遭受偷袭外加嘲讽,韩信心里肯定既是难过又是愤怒。他想帮他,可是韩信也许不想让他知道发生了这件事吧⋯⋯
  李白始终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道墙,或者说,韩信把自己和全世界隔绝了。他的眼里是不是不曾有过其他人,更别说动情?
  不行,他决定直接找他谈谈。
收拾好东西,李白踏上前往长安市集的路。


  韩信那天给他的糖葫芦真的很好吃,也许韩信自己也吃了之后,心情会平静一点,然后试着和他讲这件事。
  虽然李白并不晓得,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可以用食物收买。
  他凭着印象在巷口东绕西绕,最后走到一条自己都没怎么看过的街,这下可好,还空荡荡的,连问路都不用问了。
  稍大的风吹过他的脸颊,远方的阳光恰到好处地打下,此时这里一片宜人光景。李白才刚轻抬起手品尝这个奇妙的气流,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他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李白想从意识中唤出青莲剑,却感受不到仙剑的气息,这不妙,真的很不妙。他牙一咬,朝四周高喊:“什么人!”
  “消息没错,你居然真的没死。”一个老人从转角处走出来。“幸会啊,太白仙君。”

  李白心里觉得这人好生面熟,就是想不起他的来头,只知道他并非善类,下意識將老人和下凡前謀殺自己未遂的人連結在一塊。他朝老人低吼:““你抓我做什么?是你派人暗杀我?”

  “哦,这就不是了,我们从未想要你的命。”他不疾不徐地摇头,而后露出诡异的笑。
  我们?
  李白还来不及反应背后有人靠近,头部被重重一击,思绪随即在痛楚和昏沈中没去。


  手腕被束缚还被强制向上悬挂着,双脚离地,李白在不适中甦醒。这里看来是个破茅屋。
  朦胧的视线中,四个老人原先在谈笑,一注意到他的动静就悄然噤声。
  四个人凑在一起他就想起来了。
  “⋯⋯商山四皓?”李白扯扯嘴角。“在仙界坏事做尽被贬下凡,来人间还要为非作歹?”
  商山四皓——好长一段时间以前,曾轰动天上的四人帮。他们拥有极高强的法力,但犯了重罪,成了首批被踢出仙界的仙人。后果就是,他们就像一个凡人那样度过余生。
  “好小子,挺会耍嘴皮子。”为首的走上前,愤怒地扯起李白的下颚,要他如屈服般狼狈地面对他。 “你晓不晓得,你现在半点法都施不出来了?”
  “⋯⋯什么?”
  “你受重伤时修为就开始流失,你八成也没去保养注意,可以拿来反抗的内力已经一点儿不剩啰。”后头一个老人嘲笑道。“内力是回的来,不过⋯⋯绝对不是三个时辰内。”
  肯定不是从自己来到凡间就在流失,这点李白自己很肯定,否则自己不会透过“探视术”看见韩信的未来⋯⋯对了,是在韩信梦魇的时候!
  李白眼睁睁看着几个手下从外面提好几桶水进来,两三个人还拿着竹鞭。
  “你们要做什么?”
  “听闻太白仙君善炼丹⋯⋯随便一颗应该都能让凡人长生不死吧。”老人笑了。“我们要你交出来,就放了你。”
  其实只是给这群小人长生不老丹确实于他不痛不痒,可李白就是侠心豪肠,哪可能容忍这样的行为。更何况随便答应这种不讲理的要求,岂不摆明他太白仙君好欺负?
  “绝不。”他果决道。
  “行,”老人使了眼色,下一秒三桶从头上浇下来的冰水和四处肆虐的竹鞭就开始一连串的折腾。又冷又麻又痛,李白死咬着下唇才没叫出声。
  “你不给,我们就玩到你想给为止。”

Tbc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