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7)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乖乖看到最后的小天使有糖吃!!!!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现在,未来,李白其实很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他们的时光里只有彼此。可惜天不从人愿,你永远也想不到天上什么时候会掉下两个隐身的朋友。
  李白忽然感觉手上的青莲剑一沈,立刻明白肯定是有人闹他,而罪魁祸首八成是前科累累的——
  “⋯⋯妲己,是你吧?”
  不远处的韩信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就看见着翠短罗裙的狐耳姑娘凭空出现在剑端上,灵巧地跳到地面又朝李白扑上来,脸上兴奋的笑容毫无掩饰。“太白哥哥!”
  “呜哇!”被扑得猝不及防,李白先是向后跌了几步才一边揉揉妲己的头,一边问了句:“妳怎么下凡来了?明世隐带你来的?”
  “嘿嘿,妲己想念太白哥哥嘛!”她撒娇着笑了两声。“明世隐哥哥⋯⋯唔,你找找看他在哪?”
  李白轻轻挑眉,右手再次轻轻抬起剑,整个人以缓速转了一圈。终于在某个地方,他停下脚步,剑锋指着韩信眼中的空气:“明世隐。”
  “得了。”打了一个响指,李白面前又凭空出现一名男子。
  不会仙术的韩信心里就一句:你们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出现?
  这两位不请自来的访客七嘴八舌绕着李白问了一大堆问题,终于在韩信打了一个哈欠的时候,这三个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妲己“叛逃”的速度之快,上一秒还嚷着“太白哥哥”,下一秒人就出现在韩信面前,还鬼灵精怪地学西汉女子拱手作揖*1,甜甜地向他道安:“见过公子。”
  她俏皮的模样意外和李白的身影叠合,果然是物以类聚吧。知道她只是觉得好玩,韩信指勾唇浅笑回了句:“免礼。”
  李白心里一边想着之后怎么处理这个叛徒,一边走到妲己身旁和韩信解释:“唔⋯⋯她是我义妹妲己,是个狐妖。”
  “妲己有事想问大将军⋯⋯”她看向韩信,得到后者点头表示许可后就继续开口,不过大概是觉得咬文嚼字太累,还是换回口语的说话方式。“大将军家里,有哪个漂亮姑娘么?”
  韩信听了困惑。“漂亮姑娘?韩某家是有两三个奴仆⋯⋯”
听见想要的答案,妲己不明为何眼神发亮,直看向李白:“太白哥哥,是哪个呀?”
  “什么什么哪个?”
  “让你不想回天庭的姑娘呀!” 她贼兮兮地用手肘撞满头问号的李白。“你不是在人间有心上人么?妲己想看!”

  李白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了——一阵红一阵白的,又是慌又是羞。算是罪魁祸首的明世隐惜字如金,想当自己开了隐身没人看见他;不知道自己也算“当事人”的韩信还一副看好戏的脸,目光灼灼盯着李白看,惹得他完全不敢转头,只低声对妲己咬牙:“妲己!”
  不知道什么状况的妲己一脸懵逼。
  “哦,信未曾听闻此事。”韩信玩味地笑着看他。
  “不是、你别听这丫头乱讲!”李白的脸又热又红,头一下转过来一下转过去,像在和妲己解释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和韩信讲话:“我哪里有和姑娘亲近过了,我在凡间谁都不认识,就认识他一个!”
  

  哦齁,这话有玄机啊。
  远处的明世隐其实很想要李白干脆隐身,然后安安静静别再说话了。
  慢十拍的李白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什么话,幸好此时婢女的一声“韩将军”打断了这个僵局。
  “您的故人来访。”
  “故人?”
  “那位公子说他姓蒯*2。”
  “啊,我知道是谁了。”是蒯通啊。好久没见到他了。“我等等就过去。”
  “是。”
  韩信回过头看看三人。“事出突然,信老友来访,几位就在寒舍喝杯茶叙叙旧吧。太白你跟我来一下。”


 “走过这条走廊就有我要给你的东西,再走到尽头转弯就是前门了。”
  虽然在这里住了好段时间,但其实李白鲜少走到这个地方,毕竟这里只有满满的柜子。古色古香的木头味萦绕鼻尖,再加上雕琢精致的家具,让他忍不住多看四周两眼。
  “这儿。”他们最后在墙边一个架子前打住,韩信伸手递给李白一小罐东西。“这里是之前明世隐给的养气丹,我不确定今晚会不会回来,你记得按三餐吃。”
  “这一罐是桂花酿,还没开封,据说香甜可口,你和他们吃了吧。”
  韩信叨叨念念了一大堆,差点把整个房间里有的坛子都给他讲过一遍,李白不小心笑出声。
  “⋯⋯哪里好笑了?”韩信一脸狐疑。
  “你好认真。你就没想过我们三个人不可能一天吃完一个房间的东西么?”
  “好像也是。”他难得露出尴尬的笑容,搔搔脑袋。
  可恶,有点可爱。
  “那,那罐是什么?”李白故作没事指向角落的大坛子。
  这回却换韩信笑了。“你之前去市集嚷着要买的酒,你自己都忘了?”
  “⋯⋯人有失手,马有乱蹄。”他心虚地撇开视线。“喂,人家还在等你,别温温吞吞的。”
  韩信这才想起来这事,不禁在心里哑然失笑他们怎么斗嘴斗上瘾了。
  “不闹了不闹了,我先走了。”韩信摇摇手,走向走廊尽头,却突然停下脚步。“对了,我也挺好奇的。”
  “什么?”
  “你一直留在这里的理由。”他好似意有所指地看向李白。“等我回来,我要好好问你。”


  三个仙人在一个凡人的屋子里品尝桂花酿,但是屋子的主人不在,这其实是一个有点微妙的画面。
  “真的好甜!人间极品!”妲己兴奋地摇摇尾巴。“妲己总算明白为何太白哥哥不想回去了。”
  ⋯⋯你太白哥哥我像是那种人么?
  李白咳了两声。“话说回来,谁告诉妳我是因为姑娘才不回去?”
“明世隐哥哥说,你有心上人啦。”她眨眨眼睛,啜饮一口桂花酿。

  心上人也不一定是姑娘啊!
  “⋯⋯明世隐你给我解释一下。”
  被揭穿的始作俑者也故作优雅捧起桂花酿。“我就和妲己姑娘开开玩笑,哪知道她当真了。”
  “不过太白,”接着转移重点。“我一直想问,你和韩将军到底什么关系?”
  那个人的名字突然被提起,这回换李白底气不足了。“⋯⋯朋友吧。”
  “你对他就没别的心思?”
  “⋯⋯你都知道了还问。”虽然不晓得他怎么知道的。有那么明显么?
  其实明世隐还想问,韩信对他是不是也有那个心思,不然他当初受伤时反应怎么那么大。
  那时候他亲耳听见韩信和婢女说,他自己照顾他就好。
  算了,时候未到,先别提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放弃还是向他求亲?”
  李白耸肩。“我打算也没用啊,这事不是我说了算。”
  他也啜饮了一口桂花酿,可是已经不觉得甜了。


  妲己毕竟还是一只狐妖,因此来凡间得先化为半人形或人形。不过这对修为不足的她而言,时间一长就耗体力,因此天黑后没多久,明世隐就把她先带回天上了。
  桌上留下残存一点蜜的三个杯子,李白不习惯什么东西都丢给下人做,就自个儿拿着杯子去洗了。指尖在冬初一碰到冷水,即刻相当诚实地缩回去。他在心底自嘲自己像这个家的女主人,却又在下一刻又感到心酸。
  韩信那样的人,八成不是个断袖,即使现在孤身一人,也许将来他会遇到心爱的人间女子,或者皇帝干脆直接赐婚⋯⋯
  指尖冷,心尖更冷。
  没由来念头驱使,李白漫无目的在屋子里乱晃。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下午才来过的房间。
  他的眼角余光瞥见最角落那一坛⋯⋯

  月光如银,和霜雪扑满的路遥相辉映。
  中原内地的寒冷对韩信早已不足为惧,但是他手里抱着的小罐子却让他加速回府的步伐。
  “太白,我回来了。”
  夜已深的缘故,婢女们纷纷回到隔栋的寝室睡下,只留下一两个人收尾。此时一个小婢女神色有些慌张,踩着小步伐微微颤抖向韩信道:“将军,太白公子有点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
  “请跟奴婢来。”
  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韩信生平第一次那么讨厌自己的大宅。他们终于走到李白在的地方,也看到醉倒在桌前的李白。
浓烈的酒味溢满房间,韩信忍不住走上前开开李白身旁的坛,竟被他喝去了大半,饶是千杯不醉的他也必定醉倒。
  “鸢儿方才看见太白公子这样,赶紧要奴婢一起阻止他,但是实在没用啊⋯⋯奴婢和鸢儿一靠近,他就把我们推开⋯⋯口里直嚷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韩信叹了一口气。“辛苦了,妳们都去休息吧。”
  “⋯⋯是。”
  “太白,你别喝了。”韩信粗厚的手掌放在他有些无力的肩上,此刻竟让韩信几分心疼。
  兴许是那声“太白”,来者总算稍微引起他的注意。“明世、嗝、明世隐⋯⋯你回来了么⋯⋯”
  ⋯⋯居然认错人了。可他怎么会在醉酒时嚷着明世隐的名字呢?
  韩信正想开口纠正他,就听见李白软软喊着:“回来就好⋯⋯你替我评评理、那韩信是不是该被千刀万剐⋯⋯”
  “嗯?”他啼笑皆非,干脆将错就错。“是啊是啊,他罪该万死。”
  “嗝、”李白终于把酒杯放一边去,眼神涣散,瞅着远方看。“对我那么好干什么⋯⋯他知不知晓、会的⋯⋯”
  最后那几个字,韩信没听清楚。
  他想问清楚,却又听见李白嗫嚅着:“他肯定也不、不知晓⋯⋯”
  他到底不知道什么——这回李白隔了许久才接话,韩信的问题没被打断,话语却梗在喉头。没人说话的小房间,心跳隆隆作响的声音竟差点贯穿耳膜。
  “我那么喜欢他、心悅他,那个榆木脑袋⋯⋯怎么一辈子不明白?”

tbc


*1有关古时女子作揖之礼:中国古代女子和男子抱拳作揖时有所不同,女子是右手覆于左手上握拳,男子则是左手覆于右手上握拳。如果相反则代表近期家里有丧葬之事。

*2蒯:音kuai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