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8)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过渡章 这几天会再发下一章~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章五、情网深深深几许


  被飘缈云雾笼罩的天庭,相隔多年再踏上这里仍带给人半是虚无、半是空灵之感。然而此刻站立在大座旁的神兵以及大座上的严肃男子,又替天庭增添几许庄严。
  四个老人被压着跪下,面前的是一座澄蓝色的天湖,天湖上还萦绕着缕缕冰雾,要是哪个凡人误闯,恐怕还会以为这湖冰凉消暑。但待过天庭好些时日的仙都知晓——天湖比它表面看来,惊险万倍。
  严格来讲,天仙不需要“工作”,唯独负责看管亡灵乖乖喝下孟婆汤、渡过奈何桥,以及遇到罪大恶极之人时,把他们带到天湖来。进了天湖的人或仙,魂魄轻则在湖底被寒冰漩涡击打一世,重则灰飞烟灭。
  殿上,玉帝虽无明说,但脸上神情透露着无尽的不悦和不屑。玉帝怒目来回瞪着商山四皓,许久后喝斥道: “无耻之徒!你们岂敢祸害人间,作恶多端!”
  “臣、臣知罪!”为首的老人颤抖着高喊,接着就用力以头叩地,其他三个人也同他一样。要知道他们面前的玉帝,是可以令他们三世不得好死的啊!
  “本座今日不治治你们,天理何在?来人!”他右手一挥,八名头戴黑官帽的神兵出现在商山四皓背后,紧紧抓住他们的肩膀。“本座要以违乱凡间秩序、欺侮仙人、妄图长生不死的罪名,重罚尔等四人入天湖三世,即刻行刑!”
  “诺!”
  偌大天宫回荡四个老人的惨叫和求饶,一直到落水时发出响亮的哗啦声,天宫再度归于平静。
  “你们都退下吧。传唤明世隐。”玉帝伸出手,一边凝聚掌中力量收起天湖一边下令。
  在外头等候多时的明世隐大步踏进去,见着神兵神官都退下了,玉帝也不再拘谨打了个哈欠。
  “终于整治这帮恶徒了。”他懒懒地说。“明世隐,他们在天上的党羽呢?”
  “都抓完了,陛下。在天牢里听候发落呢。”稍顿,明世隐旋即补充:“之前那群人中多数人都被贬谪到凡间,少数在天上的不时和他们暗通款曲,也不知怎想的,把歪脑筋动在太白身上了。太白武功虽高,可他总喜欢孤身游走,要对他下手机会多哪。”
  “不过既然如此,何必刻意将他打伤至凡间再索求仙丹?直接由天庭党羽动手岂不更快?”
  “啊,这似乎是意外。本来是要这样的,不过没想到太白自己跳下仙谷,坠落到凡间去了。”
  “⋯⋯果真是太白,这赌的是他的命哪。”惊险之余,玉帝干笑了两声。“他也幸运,在凡间过的挺好,似乎还遇见心上人。”虽然是名男子。
  彼此都沉默了好一阵子,两人都好似有话要讲,却欲言又止。
  玉帝未曾明文规定众仙妖不得与凡人论及婚嫁、互诉情意,只不过凡间变数多,鲜少有人甘愿长居凡间,受尽别离嗔痴之苦。
  更何况⋯⋯
  “你用探知术窥视那名凡人了,是么?”明世隐语调没有太大起伏,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陈述事实。
  “是啊,跟你一样。”
  没有人接话,他们又沉默了。
  “改天找机会,你劝太白回来吧。”玉帝留下这句话后,就离开座位要去泡茶了。
  他心疼老友啊。


  韩信的手停在那,思绪也跟着停摆,什么也不想了。
  他看着趴在桌上的李白面色潮红,说完话后又苦涩地笑了两声。韩信突然发现,“太白仙君”是单纯了点,但这股傻劲无法隐瞒他骨子里的傲。也许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对他上心,碍于情面又始终说不出口⋯⋯
  李白摇摇晃晃着站起来,却因酒精失了重心,跌坐在韩信怀里。那双蒙上水雾的眼恰好对上他的。韩信想起他们初见时,他第一次正视他的眼睛,是很漂亮的湖蓝色,多瞅一眼,都足以让人身坠在他眼底。
  “‘你比什么都重要。’”
  “‘我哪里有和姑娘亲近过了,我在凡间谁都不认识,就认识他一个!’”
  那些话,竟当真是这个意思⋯⋯
  “若你是他就好了⋯⋯”李白低下头,挣扎两下想脱开韩信的搀扶,但推开他后反倒没力气自己站稳,结果韩信索性将他揹在背上了。
  “你到底喝了多少,怎么站都站不稳?”韩信蹙眉,转个身准备带他到床上睡觉了。
  “嘿、你不晓得,那是那时候、韩重言买给我的⋯⋯”背上的人又发出傻笑,顺便调整一下姿势。李白意识朦胧中忽然觉得那马尾有些碍人。
  “你先别动,到卧室了。”
  比起要他别动,韩信其实更希望他能别再说话。他从前晓得对别人用了真心是罪,可如今怎么又觉得,让别人为对自己上心而痛苦更是一种罪?
  终于走到卧室,韩信尽可能轻手轻脚地将李白放到自己的床上,替他拉好被褥。闭着眼睛,他软软的声音道:“⋯⋯喂,明世隐⋯⋯我们,回天庭好不好⋯⋯”
  最后那个“好”说得极轻,他八成进入梦乡了。韩信确认他不再说话,离开床榻想去收拾残局。
  踏地声回响四方,他心底好似有什么异样的情绪,逐渐蔓延。


  先是一大清早某个不知名的淡雅香味将李白唤醒,接着袭来的头痛和自己身上的酒味让他倒了回去。
  “嘶⋯⋯”
  “醒了?”韩信手里端着一碗汤药正走进来。“醒酒汤,喝一点吧。”
  “韩信,我头好痛。”他揉揉脑袋。奇怪,自己什么事也没做啊。
  “你酒喝太多,宿醉了。”
  “宿醉?”他感到有些新奇。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他的视线好像有点飘。“有点苦,不过喝完会好很多。嗯?”
  李白看着韩信递着勺根的右手,大概是要喂他的意思,眨眨眼愣了两秒。韩信这才想到他的举动会让李白误会,赶紧将勺根转个方向递给他自己喝。
  话说,昨天的事他还记得多少?
  韩信就默默看着李白把醒酒汤喝完,李白全程也很负责任地默默喝汤药,虽然真的有点苦,但是现下比起提起头对上韩信的视线,他宁愿乖乖喝了它。
  汤碗都见底了,眼看躲是不能再躲了。不过回想起来,怎么他对喝酒之后的事都没什么印象了⋯⋯?
  “⋯⋯重言,我问你,”李白终于抬起头。“喝酒之后⋯⋯除了头痛还会有什么作用?”
  听到这个问题的当下韩信的大脑就停摆了,对上李白清澈的蓝眼睛时,大脑更是直接宣告归天。
  “神智不清、胡言乱语⋯⋯这类的。”
  李白心里喀登一声。“⋯⋯我有没有——”
  “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什么都没说。”
  话接得太快太急,韩信当下就后悔了。他其实不是对李白对他上心反感,只是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回应。可他的反应,会不会让对方误会啊?
  确实是了——李白在心里认定,他肯定发酒疯了。
  场面突然变得无比尴尬,韩信想着怎么解释,李白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不过两人的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一阵从床边吹来的清风很合时宜地自窗边吹拂进来,那风很柔,却又足够让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韩信看着李白张着眼睛四处瞧瞧,好笑的模样令他一时都忘了昨晚的告白和方才的不自在。“院子里的雪梅开了。要不要去看看?”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