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10)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纯糖,非常甜,但是我卡稿了字数hen少(´;ω;`)下一章有车!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什么、不是——我、我什么都没说!”
  丢死人了,李白的视线开始乱飘,试图躲避那双炯炯有神的眼;可是韩信似乎不打算放过他,死死攫住他的眼神,不给他任何逃脱空间。
  李太白,我现在就要你的答案。
  “别、韩重言你别过来!”
  “为什么不行?”
  他脸上还挂着浅浅的微笑,表情从容而自信,只为了掩盖衣料下奔腾的心脏。李白见他一步一步往自己走来,而他逐渐被逼进房间死角,想起了初来人间时使用“探知术”好像看到相似的画面⋯⋯
  现在开溜是不是来不及了?
  脚跟抵到墙边了,无路可逃,李白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把头低下,缩头乌龟似地逃避现实。“你不是⋯⋯睡着了么?”
  “老实讲,我本来就没有真正睡着。”他又听见他该死的轻笑。“李白,你能不能回答我两个问题?”
  拒绝也无效吧⋯⋯李白咬牙点头。“⋯⋯你问。”
  “妲己姑娘说你不想回天庭的理由,是因为我么?”
  该来的果然来了。都听到了才问他,卑鄙的混帐。
  不想承认,可是他还是很轻很轻地点头了。
  “是因为你心悦我么?”
  韩信沉稳的声音顿时在脑中轰炸,和李白的失措成鲜明的对比。卑鄙卑鄙卑鄙,他又在心里骂他好几回,可他又不得不认了,他就是栽在这个小人手里。
  “⋯⋯混蛋,你都知道了还问。”
  李白此刻不敢抬起头去看韩信的表情,哪怕他此刻从他的态度中隐隐约约猜到答案。脑袋一片空白,他努力回想翡翠球中曾看过的片段,却想不起来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白面前的红发将军,他的心上人,回答了他没有说出口的疑问。
  “甚好。”
  一句没头没尾的回覆之后,面前的他一个箭步向前,带着厚茧的手不容反抗地扳回李白的头,强迫他和他正面相对。温热的唇迫不及待地覆上,李白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全被堵在口腔,下一秒又被长驱直入的舌粉碎。韩信把他连身带头抵在墙上,唇瓣不断互相摩擦。他吻他的方式,像在吻许久不见的爱人。
  待到韩信以一个轻吻收尾离开他,李白眼里还带有一点水雾,脸上的赧红混杂了羞臊和喜悦,大概还有不少的惊讶。
  “太白,你接受我的答覆么?”
  李白想也没想飞快微踮脚尖给他一个吻代替言语,想抽身时却被韩信伸出双臂有力地将他抱住,来不及抵抗也来不及站稳,李白整颗头埋进他的胸膛,他这才发现原来韩信的心跳也和他一样,很快。
  都是他的味道。
  “别走了,好不好?”
  “⋯⋯怎么可能还走啊。”
  “不走就好,我们睡觉去。”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刚刚韩信说话的语气整个很轻快。在李白来得及大叫前,韩信手一捞就将他横抱在怀里,迳自带着他回床上。
  “干什么动手动脚的、放我下来!韩信——呜哇!”
  他算是听话照做了——毕竟李白话一讲完,韩信也刚好走到床边。他被放在靠着墙的那边,韩信自己则睡外面,还自动帮两个人拉好棉被。
  “我要确定你不会再逃跑了。”


  他昨天晚上竟然睡得着,还能一觉到天亮,李白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意识朦胧中,他隐约感觉旁边的床榻被什么压住,稍微下陷,接着头上又传来暖暖的触感。啊,八成是韩信那个混蛋了。
  “唔嗯⋯⋯再让我睡一下⋯⋯”
  “日上三竿了,小仙君。”
  韩信最近真的比较常笑,要不李白怎么又听见他的笑声了。他嘤咛一声原打算转过身子继续睡,突然眼睑那儿一阵阵温热柔软的触感。喔,是韩信在吻他呢。
  等等?
  “混蛋、谁准⋯⋯你⋯⋯”
  韩信一路从上头吻下来,他的嘴唇如今就贴在他的嘴角,只要李白稍稍开口,他们就会唇瓣相贴。偏偏那货又的眼睛好死不死又盯着他看,看起来就是在等他把话讲完。
  “我什么?”
  断断续续的嘴唇碰触和喷在脸上的鼻息惹得李白睫毛轻颤,他好想叫韩信滚蛋,可正要开口又会⋯⋯这家伙怎么一夕之间变成一个登徒子了?
  “你不说,我就不离开。”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因为他又更靠近了。
  ⋯⋯算了,豁出去了。“谁准你亲——唔唔、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压在床上深吻,谁上谁下显而易见。李白一急,两只手不断拍打着韩信的肩头,想当然尔是徒劳无功。他被亲蒙了,连有脚步声传来都没听见。
  “将军、公子,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那婢女的脸上写满了“我不该进来的”。
  “帮我拿进来放桌上。”
  “好、好的!”咚咚咚的跑步声,她肯定是落荒而逃了。
  “你看你,吓到人家了。”李白瞪了他一眼。
  “我和我相公享受闺情也不对?”韩信还眉开眼笑地反问他。
  “⋯⋯谁是你相公。”
  “好好好,要不你当我夫人吧。”瞥了一眼刚被放下的早膳,韩信笑着伸手抱紧李白。


  突然发现原来是两情相悦,李白对韩信的态度变得有点微妙。韩信倒是接受得很快,有事没事就喜欢朝他脸上亲下去,有时候还会从后面抱住他,再趁机在他耳边吹气,不把他撩得满脸通红绝不罢休。
  “走开——啊!”还轻咬他的耳朵!“韩⋯⋯嗯、很痒⋯⋯”
  “好吃。”他坏笑一声。
  “什么东西,不准吃!”李白闻言手肘一个后撤,终于把韩信赶走。
   他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看了老半天却什么都没说,最后还是韩信先主动问了:“怎么了?看你这几天一直有话想说。”
  “⋯⋯就⋯⋯你们凡人真奇妙⋯⋯”他心虚的移开视线一会儿才接下去。“你是怎么⋯⋯发现你也⋯⋯心悦我的?”
  “不晓得。”坦白道。“可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能没有你,你改变了我的世界。”
  看着李白愣在原地,韩信又补了一句:“我之前在市集看到个红盖头,应该挺适合你的。等哪天我们成亲,我再买与你。嗯?”
  李白立刻炸毛,转过身背对他。“我又不是姑娘家,为什么要红盖头!这亲不成了!”
  “哎,别这样啊媳妇儿,都依你。”韩信左手摸着李白软绒绒的脑袋,右手从柜子上拿出一个小坛子。“别气我了,看看我带回了什么好东西?”

tbc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