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12)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糖+刀柄+微量策乔,看完的话多多留言吧这里好冷清啊(´;ω;`)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凌乱的床铺、四处可见的迷样白浊、最后是从腰间传来的酸疼,无不在提醒李太白他真真是个“清心寡欲”的仙。
  天晓得他们昨晚到底欢腾了几次。
  今天韩信难得比他晚醒来,李白出于好奇凑上去看他安详的睡脸,又顺道瞅瞅昨晚因夜色没能看清楚的身材。真不愧是习武之人,韩信不只高大,身上的肌肉也是块块分明,但又不会过于突出。
  还有他的那物⋯⋯也确实很大。
  鬼迷心窍似地,李白逐渐拉近两个人的脸的距离,最后一个轻柔中带点生疏的吻落在韩信的唇上。
  两秒钟的光景罢了,他哪知道韩信竟然就这么醒了,现在还正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彷佛是要透他的过去和未来。
  “太白,你这是⋯⋯?”韩信似笑非笑地弯了眉眼。
  “⋯⋯我才没干嘛,你做梦了。”李白现在很厌恶自己干什么那么作贱,现在可好,被抓包了吧。
  他立马钻回被窝里,说时迟那时快,韩信一个眼明手快捞住他的后脑,抵着枕头,正面则翻身吻住他,静谧的早晨只剩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回响四方。李白被吻得头昏脑胀,双手半推半就地推着韩信的肩膀反倒像是邀约。若非韩信终于善罢甘休,李白恐怕要在床上没气了。
  “⋯⋯登徒子。”他转身背对他,低声骂了句。
  “太白这是怎么了?”韩信索性耍起流氓,装模作样地用两只扣住李白的下巴,逼他和他对视。另一只手在他遍布红痕的胸前流连,一边以几分惋惜的口吻道:“你昨晚还热情的呢,怎么现在就不理相公了?莫不是怕羞了?”
  “你、你还敢提昨晚!”李白反手扯掉韩信扣着他下巴的那只手腕,猛地坐起身后怪叫:“你瞧瞧,我这下还怎么上街,怎么见人⋯⋯嘶⋯⋯连腰也在疼!”
  韩信哈哈笑了两声,一把揽住李白。“息怒息怒,我这就找件大衣给你遮着,再带你上街买衣服吧。”
  顺便找人做件嫁衣也不错。


  饶是热闹的长安城也抵不过铺天盖地的雪,不过即使雪下满了整个长安也掩盖不住熙来攘往行人欢快的交谈声。
  韩信的提议确实不错,他李白确实就那件衣服,其他时间就穿韩信的了,挑个日子上街采买确实应该,只不过当初没计划久留,这事自然没再多做打算。
  倒是韩信今天难得穿了件宝蓝色大袄,长衣衬着他的原本就足完美的身高更完美了。束起的红发在寒风中飘荡,雪地,因他多了一缕红。
  “韩信,最近是什么日子?”李白随口问道。“怎么四周都挂了红灯笼?”
  他想了一会才想到。“岁末了,明天就是除夕。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李白也听过这节庆,新年嘛,怪不得近日热闹得紧。“那我们要不要去买点⋯⋯年菜这类的?除夕不是要围炉么?”
  “没有人这时候才买年菜的。”韩信露出好笑的表情望了他一眼。何况我没有亲人,也没有围炉过年的习惯,这节日对我而言有或没有是没差的。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吧,不过不能出长安。”
  直觉告诉他他不该,可李白还是追问了:“为何?”
  “皇上把我带来长安,不允许我离开。” 韩信口中吐出一大团白雾。“这有点好笑,明明是淮阴侯,却被困在长安。”
  好一阵子李白没再接话,韩信还以为他是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或单纯心生尴尬,正欲开口打圆场,左手掌心突然传来他的温度,温暖得近似发烫,在寒冷的人世里格外突兀。他拉着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迳自带他走向人海茫茫中。
  雪还在下,但似乎不那么冷了。


  韩信领着他走到一间不起眼的朴素木屋前,李白瞥见店内有琳琅满目的裁缝工具,墙边还挂了几件儒裙样品。
  他在店门口停下脚步,看着挂在墙上的红盖头样品好一会又看看李白,取下来戴在他头上后还一本正经说道:“挺适合你的。”
  “韩、重、言!”李白气冲冲地夺下头上的红盖头,盖回韩信头上。“要戴你自己戴!”
  “不然我们一起戴嘛。”韩信一遍嬉闹,同时将样品放回去。
  “君侯。”
  梳着两根长辫子的姑娘向他们问安的时候,李白发觉她的声音像潮水那样温婉柔和,若说她也是天上仙人,兴许他真的会相信。
  “乔姑娘。”
  “见过君侯。今天怎么直接来了呢?”大乔笑问。
  “我想帮他订做几件衣服。”韩信的手指向身旁的李白。
  “好。公子请和我来,我量一下尺寸。”
  大乔似乎非常满意李白的外表和比例,一边用卷尺量出各种数字之后口中一边滴滴咕咕着“这里可以镶边”、“提高腰身应该很适合”这类的话,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
  “行了。还请公子在外头稍等,我跟君侯讲一下衣服的事。”大乔整理完手中的一叠设计图后说道。 “明天下午就能派人来拿衣服了。”
  李白依言乖乖走出去,韩信走进工作室时,大乔掩嘴露出好奇又淘气的笑声。“君侯,大乔想冒昧问一句⋯⋯那位公子和您是什么关系呀?”
  韩信无奈地弯起唇角,垂眼看着桌上一张张的设计图。“妳我认识久了,也不怕乔姑娘妳笑话我了。太白是我的⋯⋯夫君,我的情人。”
  “大乔是真没想到,君侯是断袖呀。”她乐呵呵笑了几声,接着从桌上抽出一张画稿给韩信看。“我刚才一直觉得,那位公子穿什么衣服都适合,忍不住多设计了一件衣服,就当送给你们了。肯定能增加你们之间的⋯⋯情、趣。”
  韩信凝视了那张图好一阵子,挑挑眉没多做评论,那就是收下的意思了。他准备离开前感到好奇地问了一句:“乔姑娘,妳今天是不是心情特别好?”
  “嗯。”她毫不犹豫就点头承认了。“我夫君要从海上回来了。”
  “你们讲了什么?讲得挺开心。”出了衣坊后,李白转头问韩信。
  “嗯?吃醋了?”他逗弄着反问他。
  李白嫌恶地用手肘拐韩信。“我哪那么容易吃醋。”
  韩信伸出手,双眼看着他的情人,眼神满是宠溺。
  李白快速看了他伸出来的手一眼,接着目睹自己的手被抓过去握紧。“我就说我没——”
  “我想牵。”
  “⋯⋯”
  “明天晚上开始,这里会有十五天的灯会。”韩信突然提起这件事。“我们除夕夜就来这里逛吧?”
  “⋯⋯嗯。”
  明明就说没吃醋呀,怎么他反握住他的手,握得比他还紧?

tbc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