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13)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主角之一的OO登场啦!有点长 但是糖不少 真的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用过晚膳之后,李白说要再等一下,要韩信和他在屋外再等等。他始终神秘兮兮的,就是不肯说为什么。韩信也没多问,就在屋外陪他等着。
  今晚似乎特别寒冷,韩信难得从衣柜里找出朝廷赏赐的貂皮大衣,尽管他自己并不怕冷,还给李白也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李白看着边旁的韩信一身白,动也不动,笑闹道:“你这样好像雪人。”
  说着就想弯下身拾起一把雪,韩信抢在他之前抓住李白的手腕。“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李白干笑了两声。“就玩玩嘛。”
  “今天天冷,你别玩雪。”被抓着的手腕突然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人的拉力,猝不及防,接着李白就半倒在韩信的怀里。“我比较温暖,碰我。”
  “大庭广众的说什么东西⋯⋯”⋯⋯他果然还没办法习惯韩信赤裸裸的甜言蜜语。脸好烫。
  “大庭广众之下调什么情⋯⋯”
  “嘘,妳太大声了。”
  李白立刻从韩信身上弹起来,回过身想怒斥那两人的时候耳根的红晕还没退去。“妲己,我听到了!”
  橙色襦裙的姑娘缩了一下才从墙后探出头来,她不甘示弱地回嘴:“干嘛,你心虚啊?”
  韩信这才明白,原来李白也邀请了妲己和明世隐来灯会,刚刚就是在等他们。
  “妳个死丫头,看我回天庭之后怎么处置妳!”
  至于她怎么知道的,肯定是明世隐又偷偷溜下来看他了。
  “别和你妹妹计较嘛。”韩信笑着出来打圆场,只不过把李白的右手抓在自己手里搓揉这动作完全没有“圆场”之效 。“你瞧,有没有比较不冷了?”
  “我不冷、我不冷了!”李白快速瞥了一眼明世隐和妲己,然后低声对着韩信骂道:“他们还在⋯⋯!”
  明世隐:⋯⋯
  妲己:我还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三个仙人逛起灯会一点都不会格格不入,因为所有人都和他们一样,兴奋地看着满街的火树银花,彷佛第一次亲眼见证长安的繁华,甚至有些许店家趁夜还没深出来做点生意。
长街的尽头就是寺庙,寺庙里提供游人祈愿用的纸笺。韩信说,不如他们就边走边逛去那里,然后可以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在卖甜汤的摊贩。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想会遇到故人。
  “⋯⋯相国?”
  “韩将军!”一身墨绿的温雅男子对他扬起微笑,他身旁还带着妻儿。韩信和他们三个说,这是大汉丞相,萧何。
  两个人像是十年未见的至交,相谈甚欢。李白第一次看到韩信对别人露出那么和善的表情,不带一丝警戒。不过看萧何那样子,大抵是日理万机的缘故,眼角已出现几许岁月的痕迹,脸上也只有仁者的慈蔼和睿智,没什么架子,也难怪韩信会和他交好了。
  “明世隐哥哥,那是什么?”妲己拉拉明世隐的衣袖另一只手指着来来往往过客提着的东西。
  “好像叫做灯笼?”他想了想。“想要么?”
  “嗯!”
  李白闻言问道:“你需要铜钱么?我给你。”
  “你也一起来吧。”说着就直接抓住李白的胳膊,把他拉走。
  “啊?喔⋯⋯”


  他总觉得明世隐有话要说,可都走了一段路他仍然没开口,像是在琢磨着想说的话。妲己走在他们前头,丝毫不觉有异。
  “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明世隐叹了一口气,一大团白雾从他口中争先恐后窜出来。“你和韩信⋯⋯”
  “嗯,算是互诉衷肠了。”
  明世隐稍侧过头看李白的侧脸,他脸上不自觉挂着浅笑,眼底是无止境的甜蜜与柔情。太白仙君这是动了真情啊⋯⋯
  “太白哥哥,明世隐哥哥!”妲己手里拿着一个玉兔图案的灯笼跑回来。“这个好不好看?我可以买这个么?”
  “钱给妳,结帐去吧。”
  妲己一声欢呼“谢谢太白哥哥”之后就兴奋地跑去买下灯笼了。
  “我想你也看过的,他的未来。”明世隐最后还是选择说出口了。
  “嗯,我看过。”李白的语气里没有震惊或犹豫,已经坦然地接受这件事。
  “就算这样,你还是想和他在一起么?”
  “对,我会陪着他。”李白突然回头对他笑了。“更何况命运是自己创造的,不是么?”
  说什么呢,仙人反倒瞧不起天命来了?
  明世隐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朝他们本来的亮橙色身影,拍拍身旁的人的肩膀。“要是韩信对你不好,就来天上告诉我;还有,就算没事,也记得常回来看看。”


  萧何最后告诉他们“寺庙后面有个老翁卖的红豆汤很好喝”就带着妻儿离去了。这下这趟行程路线总算是明确了。
  途中他们经过一处还未摆设完毕的一大面墙,那儿大抵是拿来猜灯谜的。李白凑了过去,上头有一个牌子刻着“今生缘尽一相思”,他想了想后吟道:“来世牵线再相识。”明世隐笑说,他干脆考虑改当诗仙算了。
  趁着另外两人走在前头,明世隐刻意放慢脚步,点点韩信肩膀。“过来一下。”
  “怎么了?”
  “找你聊聊。”
  “莫不是信犯了什么大忌,天庭派你来治罪了吧?”韩信半开玩笑道,但细思后又补了一句:“应该不是吧?”
  “不是,你尽管放心。”明世隐也被他的话逗得勾起唇角。“你变了啊。”
  “变了?”
  “嗯,以前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冰冷冷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不管是几个月前第一次见面,还是之后从天上看见他都是。“你现在眼睛会笑,感觉快乐多了。”
  “⋯⋯因为太白吧。”韩信不置可否地认了。“信的命是他给我的。”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上心太白?”总算切进正题了,明世隐心想,拐了好大一圈。
  “其实信也说不明白。”韩信垂眸,明世隐看着他的时候,意外发觉他那瞬间的神情和李白的几分相像。“但看到他的时候,总觉得天下再糟糕的事都像一场梦,美好的都像一生一世。他的出现让一切都变得美好,你懂么?”
  他抬起头,前方李白一身红衣融在点点灯火里,却在千万火光中夺了所有光彩。
  “这么说吧,他是信的生命里最明亮的光。”
  你俩差点让我相信天命可违了。明世隐闻言在心里庆幸又惋惜地笑了。
  “对了,以后在我们面前别用谦称*了吧。”明世隐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以后也算一家子人了。”


  终于他们来到长街尽头的寺庙,一口大钟旁摆着满满的纸签和些许笔墨,住持说,把写好的愿望丢到一旁的大火炉里,愿望就能烧给玉帝。
  李白和明世隐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疑惑道:“祂以前有收过这种东西么?”
  “⋯⋯也许我回去之后该问问老头。”
  不管玉帝收到了没有,总之纸签是丢进火里了。冬风吹得又冷又冽,那一杠的火却烧都烧不完,也许众人祈愿的力量就这么大,大得足以抵抗冰冷刺骨的寒意。
  “韩信哥哥,我们可以去吃红豆汤了么?”妲己钻到他面前期待地问。
  他揉揉她的脑袋。“这就去,走过那条最大的巷子就到了。”
  “好耶!”她兴高采烈地拉着明世隐,朝心心念念的红豆汤去了。在进巷子前,韩信出声叫住了李白。
  “刚刚你写了什么?”
  李白只是笑笑,从衣袖里拿出一张纸签。
  他挑眉,打开纸签的同时发问:“怎么写了两张?”
  一股热气呼到韩信耳边,他清楚听见李白凑到他耳边,语带笑意:“我要你永远记着,这是我的愿望。”
  大概是错觉——李白说话的温度,竟比方才耳畔的热气还滚烫。
  “信君不忘抱柱盟  白首笑谈昨夜梦”
  韩信愣愣看着手里的纸签,还有刻意放在句首的、他和他的名字。潇洒流利的毛笔字里,回荡在呼吸里,彷佛藏满李白鲜少直接说出口的炽热的感情。阅毕抬头,那人对他又是一笑,接着转身走进暗巷。
  巷子有点长,光线有点暗,没走到巷尾外头的声音几乎被隔绝。愈发安静,那人的声音却愈发清晰——
  李白突然被后面的人拉入怀里,转过身正对着那个人的瞬间,小巷外某处人家的鞭炮提前施放了,火光从墙与墙的缝隙中一明一灭打在韩信的脸上,照着他不知何故变得认真而深情的眉眼。
  他看得李白好不自在,忍不住发问:“⋯⋯怎么了?”
  “一下下就好。”
  他低哑的声音穿越爆竹,捶抵李白的耳膜。韩信把他拉向他,一个极其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这也许是他们接吻那么多次以来,韩信最温柔的一次——没有啃咬,没有舌尖的交缠,只是沿着嘴唇的轮廓细细描摹,每一次的碰触都像是用自己的唇瓣,去感受另一个人的温度。令人面紅的呼吸交流,没有人听得见却一次一次在心底重复的“心悦你”⋯⋯
  爆竹声终于末了,隔着衣料,竟听不出隆隆作响的是谁的心跳。


tbc



*古人自称时常自称“名”,称呼他人则称“字”,以示恭敬。信信在白白面前几乎都是直接自称“我”,由此可见⋯⋯你们懂的(๑乛◡乛๑)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