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14)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这章光车就是平常整篇的字数⋯⋯要准备进入主(刀)线(子)啦!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太白,太白。”
是谁在唤他⋯⋯?
“太白,醒醒。”
他发觉这不是韩信的声音,眼皮张开,入目而见的是仙界特有的云雾缭绕,手指却感受不到那里特有的凉爽。他还在人间,是玉帝托梦给他了。


“⋯⋯你怎么来找我了?”李白眨眨眼看着玉帝。
“若我要你回来一趟,你会舍得离开么?”玉帝啧啧两声。“修炼两千年都是假的,一到人间就入了情劫⋯⋯”
李白的耳根子尴尬地红了,难掩和那人相恋的甜蜜。“有话快说,我还没睡饱。”


玉帝咳了两声表示正经。“好吧,我今天是来和你约法三章的。你要留在人间几十年我没意见,但这几条规矩你得遵守。”
“第一,若非必要,别对更多凡人透露你的身分。”
“第二,虽然我相信你不会,可我还是得提醒你,切勿以仙术伤害凡人。”


前两条是绝对没问题的,玉帝一连串说完,李白也表示会意地点头。只不过到第三点的时候,玉帝稍停才继续开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违背了,就算进了天湖三世都抵不了你的罪孽。听清楚了么?”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李白听着玉帝一字一句道:“无论是什么地位的妖或仙,都不得做出干预生命的事,只要是将死或已死之人就不得救活。”


血液在身体里窜流的感觉,胸口下不断跳动的不安,脑海中不时重播的、不愿意相信的画面通通冲击着他的知觉,李白甚至无法信誓旦旦地给予允诺。他强压下在脑海里翻搅的所有思绪,最终吐出一个字:“⋯⋯好。”


“要是舍不得看他死,”玉帝在离开他的梦境前留下这句话。“就早点回来吧。”



在梦里醒来一次,就好像自己早就起来了一样,李白从被韩信挖起来之后就一直有“今天很早起床”的错觉。


“穿这件出门吧。”韩信从之前向大乔订制的数件衣服中挑了一件白衣给他,唯一令李白不解的,是这件衣服的领口开得颇大,胸膛都露出了大半,除此之外整件衣服的版型设计都好得没话说。


“不是要去比武么?这件方便。”
不晓得怎么回事,韩信的语气特别轻快。
大年初一说要去走春,这两个人既不知道该走去哪,也不想人挤人,李白就提议要不他俩找个小山比比剑术,如果可以最好再去附近喝酒赏雪。听起来何等快意。


只不过韩信心里想到的快意,和李白想到的不大相同就是了。
“给我讲讲天庭的事吧。”路上他突然开口。“我想知道你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李白思考片刻,说这个应该不算禁忌。“你们凡人是不是总觉得天庭就是极乐世界?”
这回应出乎韩信的意料。“嗯,大家还传说那里有玉皇大帝会赏善罚恶。”
他有意思地点点头。“不错,后半是真有其事,可天庭事实上不若你们想的繁华;那里什么都没有。” 


韩信愣着停下脚步。“真的假的?”
李白看他如此吃惊的模样不自觉笑开,得意洋洋道:“要不你以为仙人那么好当么?”
“⋯⋯那你们怎么还想留在天庭?”
“就⋯⋯习惯了吧,那里也是我们的家。”李白转身走了几步,背对他。“何况能修炼成仙或成妖的都熬过几千年的修炼了,没有物质的享受又算什么?”


他们都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李白倏忽转回来挥动右手高喊:“青莲剑!”并朝韩信冲过去,兵戈相接的声音才划破空气中的宁静。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
“有备无患,兵家之道。”


剑刃相抵后,两个人都反方向跳一大步重新拉开距离。
“那,仙界会有恶徒么?”话说出口的同时,韩信主动发起攻势,青色光泽的长剑指向李白。
未料李白丝毫不慌,轻功一跃跳到韩信的剑上。


“几百年偶尔也会出现的,像商山四皓就是啊。”他挺剑朝他猛刺。韩信到底是西汉的大将军,身手矫健不在话下,李白速度之快也没能伤害到他。“不过那也是极罕见的,何况玉帝眼皮子底下呢,作怪没多久就该遭天谴了。”


“既然如此,你们天仙看我们红尘如何?”韩信抓到空隙,向旁边挥动长剑甩掉李白,他后空翻安稳着地。
他脸色一沈,对准韩信眼前划过剑光。“⋯⋯亦可喜,亦多可悲。”


韩信不出所料中了计,握剑挡住面前的攻击,金属碰撞发出极响亮的声音。 “我们看来,人间多乐,但你们也有许多我们仙人不曾守着的执念。”
快速踮脚俯身贴近,李白的脸近在韩信耳畔,电光火石间剑锋已然落在韩信的后颈上。“那会害了你。” 


韩信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不晓得是因战果还是李白的话发出无奈的笑。“太白不愧是天上剑仙,岂是我地上小小凡人能比拟的呢?服输了。”
李白得意忘形地补了一句:“既然这样,下次要不要让我在上面?”
话音方落背上就传来手的温度以及随之而来的力道,他毫无防备地被韩信推倒在雪地上,清楚听见他字句中的笑意:“这个你想都别想。”


滚烫的吻对比皮肤上冰冷的雪的温度,虽然难以适应却给李白十足的安心感。他们热切地回吻对方,热情彷佛足以融化一地的雪。
“要不要再来一次?”韩信抵着他的额头问。
“你说哪个?”李白呼着气,混合两人口腔的温度碰到冰凉的空气化为白雾。“比武还是⋯⋯?”


韩信抬眉看了他一眼,再度靠近他的唇。“两个都要。”

留言区↓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