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龙狐】囚犯/一发完


*破镜重圆 x 囚犯信 x 军官白

*喜欢的话蓝手一下⋯⋯谢谢!


李白发誓,他当初是真的铁了心要好好处理背叛国家的叛徒——他连吐真剂都备好了。可是当他走到铁门前看到熟悉的银白马尾的那瞬间,胸口突然传来的悸动提醒了他:他从没停止爱着那人。

哪怕三年前韩信一声不响地背叛了国家,背叛他对他的爱和信任,背叛他们曾经无数次在幻想中编织的梦想蓝图。

李白吐了一口气,要狱卒离开后迈步走进牢房,韩信脸上还有点伤,见到他的时候眼神里莫名有了光彩,彷佛他们的重逢是一对恋人,而不是军官与阶下囚。

“嗨,你过得好吗?”最先发话的是韩信,脸上带着温和从容的笑,以及令李白欣喜又不想承认的,眼神里流露的感情。他的态度实在太从容,完全不像双手正被铐起来高举着。可是李白呢?思念、喜悦、愤怒、难过、焦躁、恐惧⋯⋯所有情绪在他脑里嘶吼,他更像囚犯,韩信是他的囚笼。

他不好,没有他在,他真的过得不好。

“少了你在耳边叽叽喳喳,挺好。”心虚得太明显了,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着他的眼睛。

“你瘦了。”落在铁门扣紧后的那句关心,李白的手抖了一下,心跳也跟着错拍,偏偏韩信没有要放过他的打算,继续盯着他道:“脸色更苍白了、右脸多了一道疤⋯⋯我不是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吗?”

字字句句敲击他的心尖,眼眶一阵热,李白大吼强压想哭的冲动:“我怎么糟蹋自己用得着你多事吗!不是早就离开了?那就别再管我了!”

韩信没有接话,李白一边庆幸他不说话了,又迟疑自己是不是伤了他,随而鄙视自己的心软。牢房里就剩滴滴答答的水声,像谁在哭泣。

“李白,下次记着,这牢房的铁链老旧了。”他犹未反应过来,韩信已经一把扯掉原本高高束缚着他的铁链手铐,余光瞄见韩信手上还握着手铐的钥匙!

“你——嗯!”

猝不及防被抵在墙上——韩信的右脚膝盖顶着他的大腿,双手覆上肩膀,炯炯视线扫瞄着自己,凝睇着李白好不自在,他吐出一句:“⋯⋯都分了,别毛手毛脚的。”

发烫的字句和呼吸烧红了李白的耳根:“你敢不敢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完全不爱我了?”

韩信感受到李白明显顿了好几下,好不容易抬起头,吸了一口气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下头什么都不讲。李白不想承认,可是他好像从韩信的眉眼里看见从前的柔情。

身上的力道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人温暖紧实的怀抱,狠狠把他禁锢在双臂里。韩信的声音竟然带着不明显的哭腔:“你没提过分手,我也没说过不爱你了,分什么?”

李白终于放弃抵抗地哭出声。“⋯⋯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他揉揉他的头发。“我如果说我是去卧底的,你相信吗?”

怀里的人不哭了,韩信也重新露出微笑继续解释道:“卧底就要澈底点,最好连自己人都被骗不是吗?哎我是说真的,要不我怎么拿到钥匙的⋯⋯别、别打了!”

“韩信,你下次再这样骗我,我真的会把家里你所有东西撕了。”

“哦?”捕捉到关键字,韩信眼笑眉开道:“这意思是,我所有东西⋯⋯你都还留在家里吗?”

被人揭穿本应感到羞耻,可是听见那人话里藏不住的笑意,李白忽然觉得值了。

“混帐,你看你,你居然好意思离开我。”迟了一秒后踮起脚尖寻找对方的唇,韩信马上凑过去与他相吻,明明已经贴合,身体却还想要更靠近,造就了两人连停下来换气都舍不得。太熟悉也太陌生的唇瓣的温度,温暖了李白心底某块早就冰冷的地方,两行热泪难以抑制滑过双颊,沾到韩信的脸上。

吻毕,他再次把脸埋回韩信的胸膛,稳住呼吸问他:“韩信,如果今天被派来审判你的人不是我,那你要什么时候和我解释?或者⋯⋯如果我离开了军队,你怎么找我?”

“上头知道我去卧底,他们是故意派你来的。”一个吻落在他的头顶。“就算你真的离开了,我也不怕找不到你。”

“你的声音,你的身影,全被锁在我的心里。”


My love is like a prisoner ,

It’s to you that I surrender . ——Rob Thompson





End.

评论(2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