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米樺

圈名@米樺
湾家同人写手,可以直接叫我米发!
信白/云亮/玄亮/快新/快柯/赤安
1/26考完试回来

【信白/原皮】长安不夜醉不归(06)

*国士无双将军信x不谙世事仙人白
*中长篇!
*这章一整个老夫老妻我的天 然后由于作者沉迷农药字数略少(其实一直没有多过)
*灵感bgm:草木(原曲《花火》)


章四、寒心徒因笑颜融


  把他救回来之后,韩信死央着明世隐调查李白施不出法的真相。
  明世隐向他要了一面铜镜。
  “你不用翡翠球和麈尾?”韩信嘱咐人去准备东西时仍迟疑半晌。
  “翡翠球?”明世隐疑惑了一下才解释道:“那个是『探视术』,是看你们凡人用的。”
  他双手至其上,口中喃喃念咒,接着韩信看见了他喝醉的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太白⋯⋯是这个时候强行施法,导致的伤口迸裂?”心跳在加速。韩信颤巍巍地轻声询问,像现下窗外的大雪纷纷,雪很大,却没什么声音。
  “大抵是了。”明世隐轻聚拢五指,画面随之消失。他掉头就要转身离开,离开前留下话:“商山四皓在天上的旧党羽也被抓得差不多了,你别担心。对了,我最近可能会时常来府上叨扰。”


  窗外又一阵骤雪。
  韩信曾经幻想过,自己临死之前可能身旁站了神情淡漠的妻儿,他们对这个不对任何人抱有情感的夫君、父亲即将面临的死亡无动于衷;或者他连妻儿都没有,就这么孤老终身。
  他真的过了没血没泪的二十年。
  起初见到李白,他只觉他是个清澈明亮的仙,单纯到近乎不谙世事。他觉得他蠢,可是至少在韩信一生认识的人里,“太白仙君”并不惹人厌。
  他单纯而直接的举动总在任何时刻都自己发笑,哪怕韩信甫经历过多厌烦的事,只要看见李白,那些烦闷就会烟消云散。
  所以他想尽可能对他好一点,就算笨拙,他想将他从未给过任何人的温柔都给他,因为李白也同样给了韩信他这辈子都未曾感受过的温暖。
  可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白受了重伤,自己甚至算是罪魁祸首,还提什么报恩?这又要他怎么接受?
  “我求你了⋯⋯快醒过来⋯⋯”
  就算已被保证李白不会死,他还是迫切地、焦急地渴望着,亲眼看见床榻上的人睁开眼睛,然后冲着他笑的模样。
  韩信就坐在床边,一直到乏了,身体才强迫性地进入睡眠。
  雪停了。

  当李白发现自己身上的皮肉伤七天后竟好了大半,他不得不感叹药效的强大,还有自己炼的仙丹也太有效,真的让他一睡七天毫无感觉。
  右手轻轻揭开被褥,他立刻冷得一阵哆嗦。已经冬天了啊。
  左手掌传来异样的温暖,李白轻轻侧过头,就看见韩信紧紧握着他的手,趴在床边睡死了。自己陷入沈眠前才理解了自己的陌生情愫,现在就看到这种画面,简直让李白又是感动又是害臊。
  也许伤会好那么快的原因,是这个人的关系吧。
  他这几天都在这里睡么?
  李白半犹豫着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想唤醒他又怕他还想睡,试探性地回握住韩信的手,没料到这么一握,他竟然快速睁开眼睛。
  “太白醒了?”韩信堵在李白开口前抢话,速度之快和他的眼神令他不由得怀疑,韩信握着他的手的原因是方便发现他醒来了。
  “⋯⋯嗯。”他好像⋯⋯真有点高兴。“早安。”
  韩信没有回话,而是大大抱住李白,头部埋在他颈窝。有力的双臂紧紧环着他,鼻尖满是韩信特有的味道。胸口中的东西已经失速了,李白一边轻轻伸出手回抱他,一边祈祷韩信不会发现。
  “怎么了?”
  “⋯⋯对不住。”他的声音很低沉,还带有某种特殊的频率。“我从明世隐那边看到了⋯⋯你是因为我,才会伤口裂开修为流失的⋯⋯”
  李白愣了半晌,才终于挤出话来回覆他。“没事的,我不怪你。”
  气氛顿时陷入沉默,韩信没由来丢出一个问题。“你会后悔么?”
  “不会。你比什么都重要。”前一句话的尾音未落就急着回答他,好像是想向他证明自己的真诚。话讲完了,后知后觉的李白才终于意识到他根本间接告白了。“哎不是、我是说——”
  耳畔传来韩信的轻笑。“下次换我来帮你。”
他那声笑好像看穿了自己所有的窘态,李白一个急,挣脱开韩信的怀抱,又羞又恼地不敢正视他,随便丢了个借口:“躺那么久,我要出去走走。”
  “你不先沐浴么?”
  ⋯⋯沐浴?
  说起来,他现在这身衣服并非自己本来那一套,照这么看来大概是韩信的衣服了。
  那是谁帮他换的?
  瞅着李白一脸困惑地盯着身体看,韩信像突然想到什么对他说:“本来婢女要帮你用湿布擦身体、换衣服,我怕你尴尬,就换我来了。”
  “⋯⋯谢谢。”
  这样他更尴尬了啊啊啊啊啊啊!


  这几天不晓得什么缘故,即使李白的状况已经复原到可以下床走路了,韩信仍然跟进跟出的。他们有个词怎么讲⋯⋯献殷勤?
  “太白,饿么?”仙人不会饿,只会嘴馋谢谢。
  “太白,想不想去市集?”不是昨天才逛过?
  “太白,你冷么?”壁炉里的火很温暖。
  “太白,脚酸么?”奇怪了我不就在屋子里脚能多酸?
  “太白,你会想念天上的朋友么?”其实我随时可以回去。就算我说想你难道能送我上天?
  “太——”
  “韩信,你吃错药么?”李白终于问出口,他真的很好奇从前那个大将军去哪里了。
  韩信的眼神满是认真和无辜。“⋯⋯我不是说了下次换我帮你么?”
  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理由,李白顿时噎了一口。“⋯⋯等我需要帮忙再喊你。”
  你再贴我这么近,我心脏真要停了。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

  这倒是个好问题。李白瞥头看向午后外头的庭院,积雪不深,他忽然想起一段时间前韩信在外头舞剑的模样,有了点子。“我想练剑。”

  “练剑?”

  “你等等看着,”他没由来觉得兴奋。“我从前可是被唤作‘青莲剑仙‘呢。”



  “青莲剑!”用力甩动右手,右手登时传来些许重量,一把透着青光的长剑凭空出现。测试性地在空中划了两下,熟悉的感觉令李白怀念。
  真是把好剑。韩信在心里叹道。用剑的人也是个高手。
  李白的步伐很轻盈,像完全无视地上积雪,脚步回旋,剑也跟着在空中挥舞。白衣飘飘,真如仙人下凡,可眼神里流露的神采,韩信找不着任何事物得以比拟。
  那就是剑仙。
  连轻剑划过空气的声音都是轻盈的,更别提视觉上的刀光剑影是多么美妙。那画面全然不像一般武夫挥剑时的粗犷,倒不如说在雕琢一件艺术品。
  韩信看着李白,想起很久以前的自己。那是在他尚未满脑子想着复仇的时候,就是个少年,也喜欢舞枪弄棒。那时候多好啊,就是单纯喜欢那种流利感,那种帅气,十年后再提起剑,回过神来眼前就是一片血雾茫茫了。
  回过神来,李白又是一个转身。转过身的瞬间对上他的眼,眼中闪烁着某种无以名状的光芒,一如他手中的剑,反射出的剑光。

tbc

评论(7)

热度(55)